第六章 审计市场

第六章 审计市场

独立审计是一个行业,所以,也就形成一个市场。本章对审计市场的相关研究做一简要概述,根据相关文献的研究主题,本章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审计市场集中度及其原因,二是审计市场的其他问题,包括市场份额、市场竞争、市场供求及政府部门审计市场等问题。所以,本章分为以下两节:

★审计市场集中度及其原因;

★审计市场的其他问题。

 

第一节 审计市场集中度及其原因

  

一、大型会计公司的审计市场集中度

Zeff & Fossum1967分析Big Eight在美国大客户市场的占有率。根据Fortune Director for 1964的数据,Zeff & Fossum分析Big Eight的最大的500个制造业企业,最大的50个零售业企业,最大的50个运输业企业和最大的50个公用事业企业的占有率,根据这些企业的销售收入、资产和净收益,Zeff & Fossum发现,Big Eight已经占有这650个企业的92%的审计市场。可见,Big Eight在美国大客户市场中的占有率已经很高。

 

Eichenseher & Danos1981)认为,以前关于审计市场集中的研究(Zeff & Fossum, 1967; Rhode,, Whisell, Kelsey, 1974; Schiff & Fried, 1976; Dopuch & Simunic, 1980)存在以下四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样本主要选自于《Fortune》企业,样本规模过少,代表的总体不超过700个企业;第二,涉及的行业数量不够,由于样本代表性不够,所以,这些样本企业涉及的行业只有38个,不到美国全部行业的数量的1/3;第三,量度市场集中度的指标不恰当;第四,没有分析集中度形成的原因。Eichenseher & Danos的目的是弥补上述四个方面缺陷。

Eichenseher & Danos的样本来自于Who Audits American1977年的数据,涉及54个行业,每个行业的企业数量不少于40个。根据这个样本,Eichenseher & Danos进行了以下分析:

1)审计市场集中度。Eichenseher & Danos量度各个审计市场集中度的指标有两个,一是前4位会计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合计(CR4),二是赫芬达指数(H),都按客户营业收入的平方根计算。根据这两个指标,Eichenseher & Danos分别计算了54个行业的审计市场集中度及整合审计市场的集中度。整个审计市场(全部54个行业)的集中度是CR40.65H0.149Eichenseher & Danos还将他的研究与以前的研究中相同行业的审计市场集中度(CR4)进行了比较,如表1所示。根据表1中的数据,Eichenseher & Danos得出几点结论:第一,从1964197511年期间,没有证据表明审计市场集中度在提高;第二,将表中睥行业扩展至54个行业,计算相同的指标,也没有证据表明审计市场集中度在提高;第三,用不同方法计算出的市场集中度指标显示的结果不同,用客户收入平方根和赫芬达指数表示的审计市场集中度要低些,Eichenseher & Danos认为,以前的计算方法夸大了审计市场集中度;第四,90%以上的行业CR4都超过0.50,并且,在上市公司和监管行业中,集中度更高。

 

1 不同研究和不同时期的审计市场集中度(CR4

行业

审计市场集中度1

1977A

1977B

19752

19643

航天

0.68

0.71

0.70

0.74

空中运输

0.62

0.68

0.72

0.75

化学

0.72

0.83

0.78

0.82

家俱

0.54

0.66

1.00

1.00

办公设备

0.67

0.90

1.00

1.00

石油

0.74

0.79

0.91

0.90

钢铁

0.78

0.88

0.99

0.97

电话

0.95

1.00

1.00

1.00

供电事业

0.90

0.94

0.98

0.89

煤气事业

0.77

0.80

0.81

0.90

1:除了1977A按客户收入平方根计算外,其他指标都按客户收入计算;2Dopuch & Simunic1980)的研究结果,3Zeff & Fossum, 1967)的研究结果

 

2)审计市场集中度的原因。根据Stigler1968)的产业组织理论,在价格竞争和总需求无弹性的情况下,由于规模经济的作用,大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会高,行业中会出现较高的集中度。这里的价格竞争是指客户对价格具有敏感性,所以,生产成本低的供方具有竞争优势。这里的总需求无弹性是指总需求并随着价格的降低而增加,也不会随着价格的升高而降低。这个理论能否解释审计市场的集中度呢?关于的问题看审计市场是否具备两个前提条件,一是价格竞争是否存在,二是总需求是否无弹性。不少研究表明(Simunis1979),审计市场中具有价格竞争性,大会计公司无溢价。至于审计市场总需求的弹性,Eichenseher & Danos认为,由于许多审计是法定审计,并且许多公司是将外部审计作为降低代理成本的一个机制,所以,总的来说,是需求无弹性的。根据上述分析,Eichenseher & Danos的结论是,审计市场集中度是价格竞争和总需求无弹性基础上的规模经济作用的结果。

3)规模经济效应检验。根据上述分析,可以预期,特定审计市场的总需求弹性与该审计市场集中度密切相关,审计需求越是无弹性,则审计市场的集中度越高,也就是说,需求无弹性与审计市场集中度正相关。由于不同行业(      54个行业)的上市公司数量不同,并且SEC对不同行业的上市公司的监管需求也可能有区别,所以,Eichenseher & Danos检验不同行业SEC监管力度与该行业审计集中度的关系,Eichenseher & Danos的预期是,SEC监管力度与该行业审计集中度正相关。Eichenseher & Danos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1)所示。

(1)

 

公式(1)中,是依存变量,表示j行业的审计集中度,用赫芬达指数表示,分别按客户收入、客户收入平方根及审计的客户数量计算;RjCMj是解释变量,Rj表示SEC对该行业财务报告是否有特定要求,如果有特定要求取值为1,其他为0;表示根据SEC要求需要报告S-1S-7报告的企业占该行业中需要向SEC提供报告的企业的比例;两个指标均表示SEC对该行业财务报告的监管程度;是控制变量,表示j行业本身的集中度;Ej是误差项目。

根据这个模型和Who Audits American1977年的54个行业的数据, Eichenseher & Danos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解释变量(RjCMj)与行业中审计集中度显著正相关。

 

大型会计公司的市场集中度高一直是相关各界关心的问题(U. S. Congress, enate, Subcommittee on Reports, Accounting and Management. 1976. The accounting Establishment. S. Study, 94th Congress, 2nd session, pp. 43-46)。Tonge & Wootton (1991)研究美国New York Stock Exchange (NYSE) , American Stock Exchange (ASE) , securities traded over the counter (OTC) 三个证券市场的企业的审计市场集中度,具体来说,他们研究两个问题,一是Big 8的市场占有率,二是审计市场结构。Tonge & Wootton将这三大证券市场的企业称为大客户(large client),所以,Tonge & Wootton研究的是Big 8在大客户市场的占有率和市场结构。Tonge & Wootton的数据来自于Compact Disclosure ( 1989),所以,采用的数据是1988年数据。

1Big 8在大客户市场的占有率。量度市场集中度可以从两个角度来进行,一是从Big 8审计的客户占全部客户的比例,二是Big 8审计的客户的规模占全部客户规模的比例。对于客户规模有不同的指标来衡量,Tonge & Wootton选择的是客户收入的客户市值。根据这些量度设计,Tonge & WoottonCompact Disclosure ( 1989)的数据,分别计算了Big 8NYSEASEOTC的占有率。

NYSE上市公司来说,在Big 8合并之前,Big 8审计96%NYSE上市公司,审计的公司数量达到98.17%,按客户营业收入计算是99.42%;合并之后,按客户市值计算是99.26%,这说明Big 8几乎完全控制NYSE上市公司。就ASE上市公司来说,Big 8合并之后,Big 8审计的公司数量占全部公司的比例为90.54%。就OTC来说,根据客户的市场计算,Big 8合并之后,Big 8审计的公司的市值占全部公司的市值比例为83.31%。根据上述数据可以得出的结论是,Big 8在三大证券市场的占有率都很高,但是,企业规模越大,Big 8的市场占率越高(一般来说,NYSE上市公司规模较大,OTC规模较小,ASE居中)。为了进一步说明Big 8在不同规模企业的市场占有率,Tonge & Wootton将三大证券市场的企业合并起来,按规模进行分级,然后计算每个规模等级下的Big 8(合并后成本Big 6)市场占有率,计算结果如表2所示。从表中可以看出,企业规模越大,Big 6的市场占有率越高。

 

2  Big 6在不同规模企业的审计市场占有率

会计公司

26A

26-50

51-100

101-250

251-500

501-999

1000

Big 6

74.91

81.86

89.24

90.73

95.5

96.42

98.67

其他

25.09

18.12

10.76

9.26

4.5

3.56

1.32

合计

100%

100%

100%

100%

100%

100%

100%

A:按百万美元计算,企业规模用营业收入表示

 

2)审计市场结构。市场结构主要关心的问题是市场集中度,一般采用的量度方法是量度前4位竞争者和前8位竞争者的累计市场占有率。对于审计市场来说,Tonge & Wootton采用Eichenseher & Danos1981)的方法来量度市场结构。根据Eichenseher & Danos的研究,最好的方法是用审计费用来计算,但是,由于审计费用有些难以获得,而审计费用与客户资产的平方根及市值的平方根高度正相关,所以,可以用客户的客户资产的平方根及市值的平方根来代替审计费用。同时,用所审计的客户占全部客户的比例是量度市场占有率的传统方法,所以,Tonge & Wootton共用三个指标来量度大客户市场前4位会计公司和前8位会计公司的累计市场占有率,结果如表3所示。从表中可以看出,市场集中度相当高。

 

3 审计市场集中度

市场

4位会计公司市场占有率合计

8位会计公司市场占有率合计

客户数量

收入

平方根

市值

平方根

客户数量

收入

平方根

市值

平方根

NYSE

0.6929

0.7082

0.6877

0.9816

0.9895

0.9885

ASE

0.6584

0.7427

0.6445

0.9055

0.9233

0.9309

OTC

0.6266

0.7006

0.6915

0.8351

0.9152

0.9080

三者合计

0.6459

0.7007

0.6858

0.8766

0.9603

0.9565

 

Beattie & Fearnley (1994)研究19871991年期间英国审计集中度变化。他们指出,一方面,在这段时期,英国的审计环境发生了显著的变化,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审计职业道德指南发生了变化,从1983年开始,广告和恳请(solicitation)已经成为合法行为;第二,1991年引入了审计师登记和监视制度,提高了审计上市公司的门框,小会计公司在上市公司审计市场处境恶化;第三,1989年以来的经济萧条及随后的几起公司失败,使得审计需求降低,审计市场呈现供给过剩的局面。上述这些审计环境的变化,给审计市场增加了竞争压力。另一方面,1987年以来,国际会计公司发生多起合并,英国境内也有一些会计公司合并。这两方面的情形使得人们生产不同的担心,一种观点认为,审计市场可能会竞争过度,从而会影响审计独立性和审计质量;另外一种观点认为,合并后的大型会计公司之间会形成卡特尔,从而妨碍正常的竞争。

Beattie & Fearnley根据1987年到1991年期间2,079例上市公司审计数据,计算结果如表4所示。从表4可以看出,市场集中提高的趋势是很明显的,前4位会计公司的行业集中度已经显现产业经济学家界定的紧寡头垄断的迹象(indicative of tight oligopolistic),大型会计公司之间的合谋(collusion)的可能性增加。

4 英国上市公司审计市场1987-1991年期间的集中度及其变化

量度

指标

1987

1988

1989

1990

1991

净变化1991-1987

CR4

0.434

0.449

0.454

0.587

0.589

+0.155

CR6

0.546

0.566

0.569

0.721

0.723

+0.177

CR8

0.643

0.669

0.681

0.787

0.793

+0.150

CR20

0.828

0.860

0.877

0.899

0.900

+0.072

会计公司数量

216

191

174

167

166

-50

CR4表示前4位会计公司的市场集中度,其他类推,集中度根据审计的客户数量计算。

 

 

Mautz & Sharaf1961)观察到1950s后期和1960s期间美国审计市场集中度的显著变化,并且预言,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将会形成几个很大的会计公司和许多很小的会计公司,处于二者之间的会计公司很少。Gilling & Stanton1978)指出,Mautz &  Sharaf的结论不仅适用于美国,在国际上也是适用的,公众公司已经几乎由几个大型国际会计公司所垄断。Walker & Johnson1996对美国之外有关审计市场集中度的研究文献做一个综述。

1)审计市场集中度的量度方法。主要有两类方法,第一种方法,计算前n位会计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合计,称为集中度(CR),计算方法如公式(1)所示,分子表示前n位会计公司的审计费用合计,分母表示全部整个审计市场的审计费用。如果审计费用数据不能得到,则可以用客户规模的平方根来代替审计费用,表示客户规模的指标有客户营业收入和客户总资产。第二种方法是计算前n位会计公司的赫芬达指数,计算方法分公式(2)所示,公式(2)中,Si表示第i个会计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如果计算的是前n位会计公司在整个审计市场的赫芬达指数,则分母为1。此外,也有按审计的客户数量来计算市场集中度的。

1

 

2

 

  2)不同国家的审计市场的集中度。Walker & Johnson根据有关不同国家审计市场集中度的研究文献,将不同国家审计市场集中度归纳如表5所示,所有这些研究都表明,这些国家的审计市场集中度较高,并且在不断提高。

5 不同国家的审计市场集中度

时间

国家

指标

量度基础

CR4

CR8

H

1971

澳大利亚

50%

77%

0.09

客户资产

1976

澳大利亚

51%

79%

0.09

客户资产

1972

英国

47%

54%

0.07

审计费用

1982

英国

69%

82%

0.09

审计费用

1983

丹麦

54%

71%

0.09

客户收入

1989

丹麦

54%

73%

0.10

客户收入

1990

丹麦

71%

80%

0.18

客户收入

1988

英国

46%

-

0.71

审计费用

1990

英国

60%

-

0.79

审计费用

1989

新西兰

89%

-

-

审计费用

CR4表示前4位会计公司市场占有率合计,CR8表示前8位会计公司市场占有率合计,H是赫芬达指数,作者没有指明是前几位会计公司

  

 

德国的上市公司是法定要求审计的,Quick & Wolz1999研究德国上市公司审计市场的集中度及其变化。他们量度市场集中度的指标有三个,一是集中率(concentration ratio, CR),计算前n位会计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合计数;二是劳伦斯曲线(Lorenz-curve),三是基尼系数(Gini-coefficient),四是赫芬达指数(Herfindal-index)。

Quick & Wolz的样本是德国最大的200个上市公司(按资本规模)1991年和1994年的数据。根据上述样本,Quick & Wolz分别用不同的方法分析这个大客户市场的集中度。

1)客户数量分布。Quick & Wolz确认样本中前7位会计公司(Big 7)每个会计公司的客户数量和非Big 7作为一个整体的客户数量,结果是,1991年中,Big 7151.5,占75.75%,非Big 748.5,占24.25%1994年中,Big 7150,占75%Big 750,占25%Quick & Wolz还统计了这个时期的审计师更换情况,分为Big 7内部变换、非Big 7内部变换和Big 7与非Big 7之间的变换,结果如表6所示。从表中可以看出,在26例变换中,由非Big 7变换为Big 7和由Big 7变换非Big 7的数量相当,教师6例,审计师变换主要发生在Big 7内部,占34.6%

 

6 审计师变更

 

1994审计师

合计

Big 7

Big 7

1991审计师

Big 7

5

19.2%

6

23.1%

11

42.3%

Big 7

6

23.1%

9

34.6%

15

57.7%

合计

11

42.3%

15

57.7%

26

100%

2)市场集中度:Big 7与非Big 7之间的比较。由于审计费用数据无法得到,Quick & Wolz分别用客户资产和收入的平方根代替审计费用,分别计算1991年和1994年的审计市场集中度。计算结果如表7所示。从表中数据可以看出,Big 7审计市场集中度较高,但是并没有提高的趋势,而是有所下降。

 

7 审计市场集中度

指标

会计公司

审计市场集中度

1991

1994

按客户资产平方根计算

Big 7

0.869

0.859

Big 7

0.131

0.141

合计

1

1

按客户收入平方根计算

Big 7

0.863

0.836

Big 7

0.137

0.164

合计

1

1

 

3)市场集中度:前n位集中度及赫芬达指数和基尼系数。为了便于与其他研究结果相比较,Quick & Wolz还分别计算了19911994年的CR2CR6CR6,并计算了赫芬达指数指数和基尼系数,结果如表8所示。此外,Quick & Wolz还分别以资产和收入作为客户规模指标,绘制了审计市场的劳伦斯曲线。

 

8 前n位会计公司审计市场集中度(按资产平方根计算)

指标

审计市场集中度

1991

1994

CR2

0.610

0.648

CR4

0.785

0.792

CR6

0.865

0.855

赫芬达指数

0.224

0.245

基尼系数

0.839

0.843

 

  根据以上数据,Quick & Wolz得出如下结论:德国大客户审计市场的集中度较高,但是,这种集中度并没有继续提高的趋势。

 

Wolk, MichelsonWootton (2001)研究美国NYSEAMEXNASDAQ三个证券市场在Big 8合并前后的审计市场集中度。他们将这些证券市场上的企业称为大客户,所以,实际上也就是研究客户市场的集中度问题。用于量度市场集中度的指标有两个,一是集中比率(concentration ratios),二是赫芬达指数(herfindahl index)。集中比率和赫芬达指数指数的计算都依赖于每个公司在特定市场的占有率,Wolk, MichelsonWootton量度市场占有率的指标有两个,一是客户比率,即某个会计公司审计的客户数量占全部客户的比例,二是客户收入平方根比率,即某个会计公司审计的客户的收入平方根占全部客户的收入平方根之和的比例,这里的收入平方根代替审计费用。根据单个会计公司在特定审计市场的占有率,可以计算该审计市场的市场集中度,Wolk, MichelsonWootton的指标是集中比率和赫芬达指数指数。对于集中比率,Wolk, MichelsonWootton采用单个会计公司市场占有率直接相加的方法,这也是计算集中度的传统方法。对于赫芬达指数,Wolk, MichelsonWootton采用Stigler1968)界定的计算方法,计算方法如公式(1)所示。公式(1)中,Xi表示I公司的市场占有率。

(1)

 

由于Big 8进行了多次合并,所以,Wolk, MichelsonWootton选择计算四个时期的集中度,以反映不同时期的集中度,这四个时期是,1988年代表Big 8合并之前,1991年代表Big 8合并之后,1996代表Big 6合并之前,1999代表Big 6合并之后。至于计算市场集中度的会计公司数量,Wolk, MichelsonWootton选择了三个水平,一是前4位的会计公司的集中度,二是前6位的会计公司的集中度,三是前8位的会计公司的集中度。根据以上指标界定,Wolk, MichelsonWootton分别计算各个时期和各种规模的集中比率如表9所示,赫芬达指数如表10所示。Wolk, MichelsonWootton还将三个市场合并起来,计算前4位和前8位会计公司的市场集中度如表11所示。根据上述数据,Wolk, MichelsonWootton得出的结论是,会计公司合并使得美国大客户审计市场的集中度提高。

 

9 前4位会计公司(6位、8位)集中比率

市场

 

 

时期

4位会计公司客户比率

6位会计公司客户比率

8位会计公司客户比率

4位会计公司客户收入平方根比率

6位会计公司客户收入平方根比率

8位会计公司客户收入平方根比率

NYSE

1988

0.6028

0.8220

0.9660

0.6218

0.8333

0.9792

1991

0.6990

0.9830

0.9891

0.6948

0.9904

0.9934

1996

0.6960

0.9722

0.9850

0.6880

0.9794

0.9897

1999

0.8287

0.9802

0.9847

0.8327

0.9852

0.9872

AMEX

1988

0.5262

0.6962

0.8445

0.5525

0.7332

0.8707

1991

0.6582

0.8680

0.9205

0.6642

0.9002

0.9429

1996

0.6313

0.8266

0.9074

0.6575

0.8874

0.9425

1999

0.6434

0.8264

0.8547

0.7484

0.8949

0.9188

NASDAQ

1988

0.4928

0.6493

0.7818

0.5647

0.7313

0.8840

1991

0.6436

0.8050

0.8466

0.7180

0.9055

0.9328

1996

0.6022

0.8093

0.8656

0.6696

0.8956

0.9318

1999

0.6629

0.7972

0.8167

0.7249

0.8856

0.9003

 

10 前4位会计公司(6位、8位)赫芬达指数

市场

时期

4位会计公司客户数量赫芬达

指数

6位会计公司客户数量赫芬达

指数

8位会计公司客户数量赫芬达

指数

4位会计公司客户收入平方根赫芬达

指数

6位会计公司客户收入平方根赫芬达

指数

8位会计公司客户收入平方根赫芬达

指数

NYSE

1988

0.2556

0.1740

0.1372

0.2534

0.1738

0.1370

1991

0.2538

0.1701

0.1671

0.2509

0.1680

0.1670

1996

0.2571

0.1722

0.1678

0.2527

0.1690

0.1656

1999

0.2590

0.2070

0.2051

0.2625

0.2104

0.2095

AMEX

1988

0.2582

0.1775

0.1360

0.2540

0.1747

0.1366

1991

0.2505

0.1733

0.1557

0.2501

0.1721

0.1579

1996

0.2576

0.1795

0.1530

0.2618

0.1773

0.1590

1999

0.2536

0.1822

0.1709

0.2568

0.1973

0.1876

NASDAQ

1988

0.2649

0.1818

0.1397

0.2631

0.1829

0.1398

1991

0.2570

0.1850

0.1685

0.2593

0.1848

0.1745

1996

0.2581

0.1760

0.1560

0.2584

0.1763

0.1636

1999

0.2536

0.1943

0.1855

0.2552

0.1958

0.1896

 

11 三个审计市场的集中度

指标类型

时期

4位会计公司

集中比率

4位会计公司

赫芬达指数

8位会计公司

集中比率

8位会计公司

赫芬达指数

客户数量

1988

0.5196

0.2581

0.8326

0.1360

1991

0.6593

0.2524

0.8909

0.1638

1996

0.6335

0.2558

0.9055

0.1582

1991

0.7040

0.2545

0.8656

0.1890

客户收入平方根

1988

0.5828

0.2526

0.9395

0.1350

1991

0.6880

0.2520

0.9709

0.1652

1996

0.6797

0.2535

0.9698

0.1641

1991

0.7816

0.2599

0.9557

0.2006

 

 

二、审计市场集中度形成的原因

有一种观点认为,审计市场的高集中度可能是由于缺乏竞争而形成的。Campbell & McNiel (1985)将形成审计市场集中度较高的原因可以分为随机原因(Stochastic Determinant)和非随机原因(Non-stochastic Determinant),在此基础上,分析随机原因的作用。如果能证明主要是随机原因在起作用,则说明审计市场的集中度高是自然形成的,与竞争缺乏与否无关。Campbell & McNiel采用Gibrat1931)的方法分析随机原因对会计公司增长的影响。随机增长过程可以用对数分布来描述,一个企业的成长可以归结为三个因素作用,一是市场增长率,这个增长率对于所有企业都是相同的,可以视为常数(A),二是企业初始规模的影响(X),三是随机因素的作用(E)。根据这三个因素,企业的增长可以用公式(1)来描述。公式(1)中,下标t表示时间,B表示企业初始规模对增长的作用,如果企业初始规模对企业增长有正面作用,则B大于1,无作用则B等于1,有负面作用同是B小于1。对公式(1)两边取对数,得到公式(2)。如果企业初始规模对企业增长无作用,则公式(1)变为公式(3),对公式(3)两边取对数,得到公式(4)。

(1)

 

(2)

 

(.3)

 

(4)

 

  公式(2)和公式(4)将企业的增长过程描述成对数分布。根据这两个模型, Campbell & McNiel500个制造业、50个零售业、50个运输业和50个公用事业《Fortune》企业19641978年的数据对美国前28个会计公司的增长率进行了模拟,前10名的会计公司以每个企业单独作为模拟对象,后18位的会计公司作为小公司集合进行模拟,不区分每个会计公司。模拟结果显示,小会计公司作为一个集团,它们的增长率很低甚至负数,这说明企业的初始规模在起作用,即B大于1,所以,大公司具有成长优势。为了判断随机力量作为一个整体对Big Eight市场占有率(它们的合计就是市场集中度)的影响,Campbell & McNiel将上述模拟结果中的Big Eight市场占有率与Big Eight的实际市场占有率相比,发现Big Eight的实际占有率高于模拟的占有率,这说明还有非随机力量在起作用,但是,随机力量已经解释了Big Eight的实际占有率的很大部分。所以,随机力量是Big Eight高集中度主要原因。对于非随机原因,Campbell & McNiel提出了规模经济、并购、政府及职业组织监管等因素。

 

Danos & Eichenseher1986)从供方(会计公司)角度分析美国审计市场集中度的长期趋势(19641980)。具体来说,他们要研究的问题是,1964-1980年期间,Big Eight作为一个整体,其市场份额发生了什么变化?原因是什么?

1.影响Big Eight市场份额及其变化的原因分析

1)影响Big Eight市场份额的客户特点。Danos & Eichenseher首先分析了影响Big Eight市场份额的客户特点。主要有三个特点影响客户对会计公司的选择,首先,客户规模和增长性client size and client growth):Dopuch & Simunic1980)研究表明,大客户偏好大型会计公司。这其中的原因是,大客户的分支机构地理位置分散,并且会计方法也较为复杂,这些特点为大型会计公司的提供了优势。同时,大型会计公司还有成本优势,因为这些大型会计公司具有成熟的审计程序,并且具有较为严格的控制和监督系统,可以聘用一些经验不丰富甚至没有经验的人员,从而降低人工成本。上述分析说明大客户会选择大会计公司,同时也说明,当客户规模增大时,选择大会计公司的偏好会增加。其次,客户在资本市场上的活跃程度(client capital markets):Eichenseher & Danos1981)的研究表明,在证券市场上以公开募集方式筹措资本的公司偏好选择行业专业化的会计公司。所以,企业越是需要在资本市场筹资,则越是可能选择具有行业专业化的会计公司。第三,客户行业是否是监管行业(client industry regulation):Danos & Eichenseher1982)研究表明,大型会计公司如果在监管行业中的初始市场份额较大,则这个份额会得到增长,而在非监管行业中则不一定具有这种趋势。所以,监管行业的行业偏好选择大型会计公司。

2)审计环境的变化(change in the audit environment)。19651980年期间,审计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从技术方面来说,大量的会计准则和审计准则出台,并且出现所谓“准则超载”(standard overload)问题,会计公司的压力增加。同时,这一时期,许多客户和会计公司开始使用计算机,这对审计方法产生重要影响。从客户对会计公司的选择来说,会计公司之间的竞争起来越激烈,客户针对会计公司的诉讼也越来越多,审计师责任增加。这些审计环境的变化,可能对客户选择会计公司发生重要影响,从而及时地改变原来的审计师-客户匹配关系(auditor-client alignment),Danos & Eichenseher将这种变化称为同步调整(contemporaneous adjustment)。但是,由于交易成本(审计师初始成本和客户更换审计师的成本)的存在,现任审计师具有一定的优势,从而使得客户适应审计环境的变化来更换审计师的需求得以推迟,从而使得审计师更换具有一个时滞,Danos & Eichenseher将这种现象称为非同步调整(non-contemporaneous adjustment)。

2. Big Eight市场份额及其变化的检验设计

根据前面的分析可以得出的结论是,不同类型的客户对Big Eight的偏好可能不同,从而使得Big Eight的不同类型的客户市场的市场份额不同,变化趋势也不同。所以,Danos & Eichenseher提出两个零假设(null hypotheses):H01:在给定的时期段内,Big Eight在各类客户市场的市场份额相同。H02Big Eight在各类客户市场的市场份额不变。根据上述零假设,如果H01得到拒绝,则说明Big Eight在不同类型的客户市场中市场份额不同,如果H02得到拒绝,则说明Big Eight在不同类型的客户市场中市场份额会发生变化。

1H01检验设计。根据前面的分析,影响Big Eight市场份额的主要因素包括客户规模、客户增长性、客户在资本市场的活跃程度和客户的行业是否是监管行业,根据这些变量,Danos & Eichenseher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1)所示。

1

 

公式(1)中,Yтi是依存变量,表示Big Eight在时期т内在i类型的客户市场份额,计算方法如公式(2)所示,公式(2)中,分子表示在时期тi类型客户的审计师从非Big Eight更换为Big Eight的比例,分母中的表示在时期тi类型客户的审计师从Big Eight更换为非Big Eight的比例,分母合计表示在时期тi类型客户发生的全部审计变更。

(2)

 

公式(1)中的其他变量都是解释变量,Sтi表示在时期тi类型客户的相对规模,如果在时期т开始时,客户的年度销售收入大于样本中值(median),则取值为1,其他为0CMтi表示在时期тi类型客户在资本市场中地位,如果客户上市公司则取值为1,其他为0Rтi表示在时期тi类型客户的行业监管状况,如果客户属于监管行业则取值为1,其他为0Gтi表示在时期тi类型客户的相对成长性,如果客户在时期т内的平均年度销售收入增长率超过样本中值(median),则取值为1,其他为0eтi是误差项目,均值为0

上述四个解释变量各有两种情况,所以,共有16种(24)客户市场类型,从而得到16组数据。同时,Danos & Eichenseher19651980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651972,第二阶段是19731980,这两个时期段需要分别检验,每个时期都是16组数据。

2H02检验设计。根据前面的分析,影响Big Eight市场份额的主要因素包括客户规模、客户增长性、客户在资本市场的活跃程度和客户的行业是否是监管行业,这些因素同时也影响Big Eight市场份额的变化。所以,Danos & Eichenseher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3)所示。公式(3)中,ZiBig Eight在两个期间在i类型的客户市场份额的变化,Yтi表示Big Eight19651972年期间在i类型的客户市场份额,表示Big Eight19731980年期间在i类型的客户市场份额,ηi是误差项目,其他变量都是公式(1)中相应项目在两个时期内的差额。

 

(3)

 

  3.样本及结果

Danos & Eichenseher的样本是美国299个企业19641980年期间的审计数据,299个企业中,中属于监管行业的企业196个,非监管行业的企业103个;属于上市公司的127个,非上市公司172个;大企业(年度销售收入超过样本中值)149个,小企业(年度销售收入小于样本中值)150个;高成长企业149个(平均年度销售收入增长率超过样本中值),低成长企业150个(平均年度销售收入增长率小于样本中值)。

根据样本和上述设计,Danos & Eichenseher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关于H011965年至1972年期间,客户规模及增长性与Big Eight的市场份额显著相关,这说明这个时期的大企业及成长性高的企业偏好选择Big Eight,在1973年至1980年期间,模型中的解释变量与Big Eight的市场份额的关系都是不显著;关于H02Big Eight在监管行业的市场份额显著增加。

 

不少研究表明,审计市场的集中度较高。人们担心这种较高的市场集中度可能会妨碍竞争,形成几个大型会计公司之间的合谋。Schaen & Maijoor (1997)认为,如果能证明审计市场的集中度是由于经济力量自然形成的,则对几个大型会计公司之间的合谋之担忧也就没有必要了。

Schaen & Maijoor以比利时审计市场来研究这个问题。具体来说,Schaen & Maijoor要研究两个问题,一是比利时审计市场的集中度状况,二是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由于比利时的法律并不要求客户公开审计费用数据,所以,Schaen & Maijoor用客户收入的平方根来代替审计费用,计算市场集中度指标。Schaen & Maijoor的样本是10,500个客户1987年的数据,这个样本已经占到法定要求审计客户的90%,所以,相对于总体来说,样本规模已经很大。根据这个样本,对于比利时审计市场的集中度状况,Schaen & Maijoor将客户分成62个行业,对于每个行业计算了三个反映该亚市场审计集中度的指标,一是前4位审计师集中度,二是前8位审计师集中度,三是赫芬达指数。三个市场都显示,大部分行业的审计市场已经是松散垄断(loose oligopoly)。对于造成各个行业审计市场集中度的原因,Schaen & Maijoor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两个原因,一是客户的市场集中度,如果客户本身就是市场集中度较高,则针对该行业的审计市场自然也就是集中度高了;二是客户是否是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审计较为复杂,所以,上市公司偏好选择在上市公司所在行业具有专长的会计公司,而上市公司都是行业中较为优秀的公司,这些公司又偏好选择在该行业中具有专长的会计公司,从而形成了特定会计公司在特定行业的较高程度的市场占有率。根据上述分析,Schaen & Maijoor检验了62个行业的市场集中度与该行业的审计市场集中度之间的有关系,并检验了是否是上市公司与选择具有本公司所在行业专长的会计公司之间的关系,两个检验的结果都是显著正相关,从而说明这两个因素对审计市场集中度具有解释力。

 

解释大型会计公司市场份额的原因主要是质量差异化和规模经济。Doogar & Easley (1998)从一个新的角度解释了大型会计公司的市场份额。他们认为:第一,审计业务具有不可分割性(Indivisibility),一个客户不能将一次审计分成几个部分由多个会计公司来完成,所以,客户与会计公司是关系是全部或全无的关系(all-or-nothing),也就是说,对于特定客户的特定年度来说,要么整个审计业务由某会计公司完成,要么是会计公司没有一点审计业务。第二,正是由于审计业务的不可分割性,使得客户的分布对审计市场集中度形成重要影响,如果能获得大型客户的审计业务,则在审计市场中的份额就高;第三,不同会计公司之间的生产率不同,从而影响审计成本也不同。对于生产率,Doogar & Easley将会计公司作为Cobb-Douglas生产函数,这个函数中的生产要素有两个,一是合伙人数量(P),二是员工人数(S),由于合伙人数量在短期内难以改变,所以,Doogar & Easley将这个变量作为会计公司生产规模变量,员工人数在短期内可以改换,从而员工人数与合伙人数量之比(S/P)也可以改变。Doogar & Easley认为,正是PS/P决定了不同会计公司的边际成本,在纯价格竞争(Doogar & Easley假设会计公司之间的服务不具有质量差异性)并且市场出清(market clearing,指所有的客户都找到了会计公司,并且都不再有意愿改变会计公司),对于特定客户来说,边际成本最低的会计公司获得该客户。在上述认为基础,Doogar & Easley建立了一个会计公司市场份额预期模型,用美国306个会计公司完成的5320例审计业务为样本进行模拟选,结果是预测的准确程度相当高。所以,Doogar & Easley的结论是,审计合约的不可分割性、客户分布及不同会计公司的生产率差异共同决定会计公司的市场份额。

 

第二节 审计市场的其他问题

本节对审计市场集中度之外的问题的相关研究做一简要概述,包括市场份额、市场竞争、审计供求公共部门审计市场。

 

一、市场份额

Danos & Eichenseher1982)研究会计公司在特定行业市场份额变化的原因。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他们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1)所示。公式(1)中,下标i表示会计公司,下标j表示行业;OMSi表示i会计公司在全部审计市场的市场份额,即会计公司的综合市场份额;IMSij表示i会计公司在j行业审计市场的市场份额,即会计公司在特定行业的市场份额;RCj表示j行业审计市场的监管情况;eij是误差项目,服从正态分布,均值为0

1

 

公式(1)中,依存变量ΔIMSij表示i会计公司在j行业审计市场的市场份额的变化额,两个比较时期的市场份额之差表示;OMSiIMSij的计算最佳方法是按审计费用计算,但是,审计费用数据有些难以获得,并且Simunis1980)研究表明,审计费用与客户规模的平方根正相关,所以,Danos & Eichenseher用客户总资产的平方根代替审计费用来计算会计公司的市场份额。OMSi的计算方法如公式(2)所示,公式(2)中,Aik表示i会计公司k客户的总资产,所以,分子表示i会计公司全部客户的总资产平方根合计,而分母则表示全部会计公司的全部客户的总资产平方根合计。IMSij的计算方法如公式(3)所示,公式(3)中,Aijk表示i会计公司在j行业的k客户的总资产,分子表示i会计公司在j行业全部客户的总资产平方根合计,而分母则表示全部会计公司的在j行业的全部客户的总资产平方根合计。

2

 

 

3

 

 

根据以上模型设计,Danos & Eichenseher提出具体的零假设(null hypothesis)如下:假设1ΔIMS独立于OMS。假设2ΔIMS独立于IMS。假设3ΔIMS独立于IMSRC的相互作用。假设4ΔIMS独立于IMSOMS的相互作用。

Danos & Eichenseher的样本是1,229个企业19721979年的数据,Danos & Eichenseher检验1979年与1972年会计公司在特定行业市场份额变化的原因。1,229个企业分布于21个非监管行业,12个监管行业。根据这个样本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四个零假设均得到拒绝,所以,Danos & Eichenseher的结论是,审计行业具有规模效应,大型会计公司具有优势,会计公司如果在监管行业中的初始市场份额较大,则这个份额会得到增长,而在非监管行业中则不一定具有这种趋势。

 

许多公司之间有董事内部锁定(interlocking directorate),Bruce, SteningWai1984)认为,由于董事会在会计公司选择中有重要作用,所以,董事内部锁定可能引致这些公司由同一会计公司来审计。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Bruce, SteningWai提出如下具体假设:假设1:控制董事会规模(BOARD),公司规模(ASSET)与董事内部锁定频度(NLOCKS)显著相关。假设2:公司的董事内部锁定的频度(NLOCKS)与公司由一会计公司审计的可能性(ALOCKS)显著正相关。假设3:公司规模(ASSET)、董事内部锁定频度(NLOCKS)和由一会计公司审计的可能性(ALOCKS)具有因果关系,规模引致董事内部锁定频度,规模和董事内部锁定共同引致由同一会计公司审计。

Bruce, SteningWai的初始样本是澳大利亚1978年按资产规模排名的250个最大的公司,在这些公司中选择由澳大利亚最大的12个会计公司审计客户的公司,共有187家公司,相关数据都取自于1978年。根据这个样本,Bruce, SteningWai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支持所有的三个假设。Bruce, SteningWai指出,会计公司的选择应该是审计委员会的功能,董事内部锁定对会计公司的选择产生重要影响,这说明澳大利亚公司的审计师选择中还有重要的非正式渠道起作用。

 

Kaplan, MenonWilliams (1990)研究审计结构对审计师市场份额及其变化的影响。审计结构就是会计公司对这审计过程的控制程度。Cushing &Loebbecke (1986)将审计结构界定为由审计程序、审计决策和审计记录方法等组成的一个系统性的方法,并且对美国12个全国性的会计公司进行了结构化排序,将这些会计公司区分为结构化审计师(structured auditor)和非结构化审计师unstructured auditors)。Kaplan, MenonWilliams认为,不能一般意义上来讨论这两种审计模式的优劣,因为不同的客户有不同的环境,从而要求不同的审计模式,并且不同的审计模式在不同的客户环境下会有不同的效率。当客户的环境较为稳定时,结构化审计模式可能具有较高的效率,而当客户的环境变动性较大时,非结构化的审计模式可能更有效。所以,不同的审计模式与不同的细分审计市场(market segments)相对应。

根据上述分析,Kaplan, MenonWilliams提出两个可以检验的预期,第一,就现任审计师来说,审计师的审计模式与客户的环境具有系统性的对应关系,结构化审计师的客户环境较为稳定,而非结构化审计师的客户的环境变动性较大;第二,就审计师变更来说,应该是由不匹配变更到匹配,即环境不稳定的客户的审计师变更可能是从结构化审计师变化非结构化审计师,而环境稳定的客户的审计师变更则可能是从非结构化审计师变更为结构化审计师。

Kaplan, MenonWilliams的变量设计如下:主要有两个变量,第一个变量是审计师类型,即如何将审计师区分结构化审计师和非结构化审计师,由于Kaplan, MenonWilliams的研究对象仅限于Big Eight,所以,Kaplan, MenonWilliams直接采用Kinney (1986)Big Eight的区分,结果如表12所示,分值越高,结构化程度越高。

12 Big Eight的结构化评分

会计公司

结构化评分

类型

Deloitte Ha&ins & Sells

15

结构化

Peat Mat-wick Mitchell

15

结构化

Touche Ross

13

结构化

Arthur Andersen

11

中间型

Arthur Young

10

中间型

Ernst & Wbinney

10

中间型

Coopers & Lybrand

5

非结构化

Price Waterhouse

5

非结构化

 

第二个变量是客户环境稳定性(environmental stability),Kaplan, MenonWilliams采用Bourgeois1985)的方法量度客户环境的稳定性,计算方法如公式(1)所示。公式(1)中,ESjj行业环境稳定性;Xtjj行业t年销售收入的第一微分(first difference);Xjj行业Xtj的平均数(mean);下标t表示年度,计算期间为5年;下标j是行业。

 

(1)

 

Kaplan, MenonWilliams的样本及相应的检验如下:(1现任审计师的审计模型与客户环境的匹配:Kaplan, MenonWilliams的样本数据来自于COMPUSTAT II database中由Big Eight审计的客户,其中1976年为3939个企业,1986年为5119个企业。根据这个Kaplan, MenonWilliamsKaplan, MenonWilliams分别计算每个Big Eight全部客户的环境稳定性平均数,公式(1)已经计算出每个客户的行业环境稳定性,由于每个Big Eight的客户可能公布于不同的行业,所以,Kaplan, MenonWilliams用客户规模(销售收入)为全权数计算每个Big Eight全部客户在不同年度的环境稳定性,计算结果如表13所示。在此基础上,Kaplan, MenonWilliams分年度检验每个Big Eight的结构性评分与客户环境稳定性评分之间的关系,检验的结果是1976年的数据没有发现二者之间的系统性关系,1986年的数据符合Kaplan, MenonWilliams预期。

13 Big Eight的客户环境稳定性

会计公司

1976

1986

全部客户环境稳定性加权平均数

客户

数量

全部客户环境稳定性加权平均数

客户数量

Deloitte Ha&ins & Sells

1.22

390

1.58

495

Peat Mat-wick Mitchell

1.20

583

1.53

786

Touche Ross

1.23

366

1.45

512

Arthur Andersen

1.29

738

1.61

923

Arthur Young

1.32

362

1.54

488

Ernst & Wbinney

1.19

517

1.70

702

Coopers & Lybrand

1.36

481

1.70

644

Price Waterhouse

1.16

502

1.78

569

 

2)审计师变更:Kaplan, MenonWilliams预期,环境不稳定的客户的审计师变更可能是从结构化审计师变化非结构化审计师,而环境稳定的客户的审计师变更则可能是从非结构化审计师变更为结构化审计师。Kaplan, MenonWilliams的样本来自于COMPUSTAT II,是1976年至1986年期间Big Eight内部的950例审计师变更。由于涉及的时期较长,用这么长的时期来量度环境变化可能不适当,所以,Kaplan, MenonWilliams将样本分为两个亚样本,一是19761981年,二是19821986年。根据这个样本,Kaplan, MenonWilliams进行了两种检验,一是检验Big Eight新客户的环境稳定性与Big Eight审计模式之间的匹配关系,Kaplan, MenonWilliams的预期是每个Big Eight全部新客户的环境稳定平均数应该与Big Eight的审计模式系统更相适应;二是检验Big Eight离任客户的环境稳定性与Big Eight审计模式之间的关系,Kaplan, MenonWilliams的预期是Big Eight离任客户的环境性应该与Big Eight的审计模式不相适应。Kaplan, MenonWilliams首先计算每个Big Eight全部新客户和全部离任客户的环境稳定性平均数(以规模为权数,分别两个时期计算),然后再检验这两个平均数与Big Eight结构化评分之间的关系,检验的结果是,对于全部新客户来说,19821986的亚样本符合Kaplan, MenonWilliams预期,对于全部离任客户来说,19821986的亚样本符合Kaplan, MenonWilliams预期。根据上述检验结果,Kaplan, MenonWilliams的结论是:在稳定环境中客户偏好结构化审计师,而在不稳定环境中的审计师偏好非结构化审计师。

 

1995年,中国开始实施新的审计准则,DeFond, WongLi (2000) 预期,新的审计准则的实施会提高审计质量,从而非标准审计意见会增加,并且这种情况主要出现在较大的会计公司。当较大的会计公司审计独立性提高时,客户可能更换审计师,从而得到这些较大的会计公司的市场份额降低。在文献综述基础上,DeFond, WongLi提出如下具体假设:假设11994年之后,非标准审计意见的相对比例会提高。假设21994年之后,大会计公司的市场份额会下降。

DeFond, WongLi的样本是19931996年期间的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审计数据,剔除其中数据不全的公司,全部期间共1286家,其中1993182家,1994283家,1995307家,1996514家。1993年和1994年代表新准则实施前,1995年和1996的代表新审计实施之后。

根据上述样本,DeFond, WongLi做了以下检验:(1)检验两个时期的非标准审计意见的相对比例是否有显著变化,并检验非标准审计意见与客户特点的关系。检验结果是两个时期的非标准审计意见有显著差异,新的审计准则之后,非标准审计意见的相对比例显著提高。(2)检验中国最大的10家会计公司两个时间的市场份额是否有显著变化。检验的结果是,最大的10家会计公司的市场份额下降,并且主要是在IPO市场的份额下降。

 

 

二、市场竞争

Cohen Commission1978)指出,虽然会计公司一直在追求产品差异化(Product differentiation),但是,会计公司之间的产品差异化程度很低甚至没有差异化。Shockley & Holt1983)通过问卷调查的方式收集数据来检验这个观点,检验Big Eight之间的服务是否具有差异化。为了减少数据的异质性,Shockley & Holt选择的问卷调查对象是银行业,不用跨行业数据,美国最大的30家银行的CFO是问卷调查对象,收回有效问卷25份。

问卷调查要求CFO完成两项任务(task),任务1是按会计公司的类似性对会计公司进行排序,任务2是按多级量度回答问卷。

★任务1:为每个CFO提供8套卡片,每套卡片中有8张卡片,每张卡片代表一个会计公司,第一第卡片是粉红色,作为基准卡片,要求CFO根据Big Eight之间的相似性,对卡片进行排序,与基准卡片中的会计公司最相似的排在基准卡片之后(排名第二),次相似排在第三,如此类推,对8个会计公司都排序完毕。为了解释基准卡片可能形成的偏见,通过8套卡片,每个会计公司都有一次机会作为基准卡片。

★任务2:任务2要求CFO做三项工作,第一项工作是就10个方面,对8个会计公司进行打分,这10个方面是:声望(prestigious),职业水平(professional),花费(expensive),能力(competent),激进性(aggressive),允健性(conservative),独立性(independent),可靠性(reliable),帮助性(helpful),官僚性(bureaucratic)。每个方面都按8级量度,1表示程度最高,8表示程度最低。第二项工作是确定上述10个方面的判断会计公司相似性之间(任务1)的有用性,将有用性分为四个档次:很有用(very useful),适度有用(moderately useful),稍微有用(slightly useful),无用(useless)。第三项工作是假设CFO选择会计公司,他对上述10个方面的选择,最重要的属性取值为1,最不重要的取值为10

根据上述方法收集的数据,Shockley & Holt运用ALSCA方法对任务1收集的数据进行multidimensional scaling分析,对任务2收集的数据采用差别分析(discriminating)和聚类分析(cluster),得出的结论是:CFO能系统地区别Big Eight,区别Big Eight的最重要的属性是声望,其次是允健性,独立性、职业水平和可靠性也有重要作用。所以,Shockley & Holt的结论是,Big Eight之间具有产品差异化。

 

DeAngelo1981)研究表明,由于审计师更换成本的存在(包括审计师初始化成本和客户更换审计师成本),使得现任审计师具有竞争优势,从而能获得特定客户准租金。Gigler & Penno1995认为,DeAngelo的研究结果是以完美竞争(perfect competition)为前提的,即不同审计师之间的成本无差异,而现实状况是,审计师之间的竞争并不是完美竞争,而是非完美竞争(imperfect competition),即不同审计师的生产成本并不同。以此为基础,Gigler & Penno建立了一个非完美竞争条件下的模型,根据这个模型,Gigler & Penno的结论是:审计师准租金来自于成本差异,审计师更换成本不是审计师准租金的来源,它的存在会降低审计师的准租金,使得审计师将一部分准租金转移给客户。

 

Simon & Francis1988)的研究表明,Big 8的审计收费溢价在18%左右,还有其他一些研究表明Big 8有溢价(Baber, Brooks, and Ricks, 1987; Ettredge & Greenberg, 1990; Francis, 1984; Francis & Simon, 1987; Francis & Stokes, 1986; Palmrose, 1986; Rubin, M., 1988)。Craswell, FrancisTaylor1995研究两个问题,一是用更大的样本检验Big 8是否有溢价,二是研究品牌(brand name)和行业专业化(industry  specialist)对溢价的作用。研究第一个问题的目的是因为有些研究表明Big 8没有溢价,研究第二个问题的目的是因为Craswell, FrancisTaylor认为以前的研究将品牌溢价和行业专业化溢价混为一谈(confound)。Craswell, FrancisTaylor希望分享出它们的影响。

Craswell, FrancisTaylor的检验思路是:将会计公司分为Big 8和非Big 8,同时,将Big 8再分为行业专业化(industry specialist)和非行业专业化(non-industry specialist),一般来说,Big 8具有品牌,所以,Big 8和非Big 8之间的收费差异可以认为是品牌的作用,但是,在Big 8内部,行业专业化和非行业专业化会计公司之间的收费差异可以认为是行业专业化的作用。

根据这个思路,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Craswell, FrancisTaylor提出如下具体假设:假设1:当某个行业中没有专业化的会计公司时,Big 8 审计收费高于非Big 8的审计收费。假设2:当某个行业中有专业化的会计公司时,非专业化的Big 8的审计收费高于非Big 8的审计收费。假设3:当某个行业中有专业化的会计公司时,行业专业化的Big 8的审计收费高于非行业专业化的Big 8

对于行业专业化,Craswell, FrancisTaylor采用Craswell & Taylor1991)对Australian Stock Exchange23个行业的审计服务行业专业化研究结果,他们的方法是,对于某一行业,如果被审计的公司数量少于30个,因为市场规模太小,则该行业没有专业化问题。当行业的公司数量超过30个时,从会计公司的角度来量度行业专业化,有两个指标,一是某会计公司在该行业审计的公司占该行业全部公司的数量,二是某会计公司在该行业赚得的审计费用占该行业全部审计费用的比例。这两个指标任何一个指标等于或超过10%就认为该会计公司在该行业具有专长化,该行业也就确定为具有审计专业化的行业。根据这个办法,Craswell & TaylorAustralian Stock Exchange23个行业及涉及这些企业的Big 8进行了行业专业化界定。由于非Big 8在某行业一般难以达到10%以上,所以,Craswell & Taylor没有对Big 8进行行业化界定。

Craswell, FrancisTaylor采用Francis & Stokes1986)的检验模型,如公式(1)所示。公式(1)中,LAF是依存变量,用审计费用的自然对数表示;Auditor是解释变量,表示审计师类型,在检验不同的假设时,取值方法不同,检验假设2和假设2时,是比较Big 8与非Big 8之间的收费,Big 8取值为1,其他,检验假设3时,时比较Big 8内部行业专业化公司和非行业专业化公司的收费,行业专业化Big 8取值为1,其他为0;其他变量都是控制变量,LTA是客户总资产的自然对数;Sub是这客户子公司数量的平方根;Current是客户流动资产与全部资产之比;Quick是客户速动比率;DE是客户长期负债与全部资产之比;ROI是客户息税前资产盈利率;Foreign是客户海外子公司占全部子公司比例;Opin是审计意见哑变量,非标准审计意见取值为1,其他为0YE是审计时间哑变量,忙季取值为1,其他为0Loss是客户前三年是否亏损,如果亏损过,则取值为1,其他为0e是误差项目。

 

(1)

 

 

Craswell, FrancisTaylor的样本是Australian Stock Exchange上市公司1987年的审计费用数据,共23个行业的1484个企业,其中由Big 8审计的862个,非Big 8审计的622个。1484个企业中,911个企业属于9个具有行业专业化会计公司的行业,573个企业是属于没有行业专业化会计公司的行业。911个企业中,204个是具有行业专业化的Big 8的客户。不同亚样本用于检验不同的假设。根据上述样本和模型,Craswell, FrancisTaylor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三个假设均得到支持,行业专业的Big 8收费比非行业专业化的Big 834%,这归结为行业专业化的作用,Big 8比非Big 8收费高30%,则归结为品牌的作用。

 

由于审计质量的考虑,审计界长期以来是限制一些竞争行为,例如,禁止广告,不能直接请求客户,不能向其他会计公司的客户提出要约等。但是,安然(Enron)事件之后,这些不利于竞争的限制性条款都受到人们的怀疑,有的已经废除(例如广告)。Chaney et al (2003) 将这些条款不存在的环境称为激进竞争(aggressive competition),研究激进竞争对审计市场的影响。具体来说,Chaney et al要研究两个问题,一是激进竞争对审计质量的影响,二是激进竞争对有效的审计师-客户组合的影响。关于第一个问题,Chaney et al要研究的是,激进竞争是否会降低审计质量,Chaney et al将审计质量界定为两个要素,一是审计能力,二是审计独立性,审计能力是发现客户错弊的基础,没有审计能力就无从审计质量而言,审计独立性是审计师讲真话的可能性,如果审计师不能讲真话,即使能发现客户的错弊,也不会在审计意见中披露,从而也无审计质量而言。真正的审计质量是能发现客户错弊并且能在审计意见中报告这种发现。通过一个模型,Chaney et al的结论是,激进竞争对审计能力的影响甚微,但是,对于审计独立性有一定的影响,因为在激进竞争的情况下,如果审计师要坚持已经的意见,客户更换审计师的成本了降低,从而更有可能更换审计师,从而现任审计师会权衡利弊,这就有可能不讲真话。对于第二个问题,Chaney et al将有效的审计师-客户组合界定为客户选择的审计师是审计费用最低的审计师,只有这种组合都是有效组合。Chaney et al要研究的问题是,在激进竞争下,是否会改变原来审计环境下形成的审计师-客户组合。通过一个模型,Chaney et al的结论是,如果客户在原来的环境下没有邀请其他现任审计师之外的其他审计师来竞争审计业务,并且更换现任审计师所能带来的审计费用降低大于审计师更换成本时才能发生审计师-客户组合关系的改变。此外,Chaney et al在模型中还发现,激进竞争能会降低审计定价。

 

Brocheler, MaijoorWitteloostuijn2004)研究会计人力资本与会计公司生存机会之间的关系。对于人力资本,他们从两个角度进行考虑,一是审计师教育程度,二是审计师经验。Brocheler, MaijoorWitteloostuijn认为,一方面,这两个因素对会计公司的生存有正面作用。但是,另一方面,审计师教育程度和经验的增加也可能增加其将本会计公司与其他会计公司合并,从而本公司公司退出的可能性,从而对本会计公司的生存又形成负面影响。所以,Brocheler, MaijoorWitteloostuijn的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具体假设:假设1A:在会计公司创立及存续期间,审计师的教育程度较高时,能增加会计公司生存的可能性。假设1B:在会计公司创立及存续期间,审计师的教育程度较高时,会通过并购等方式退出,从而会降低会计公司生存的可能性。假设2A:在会计公司创立及存续期间,审计师的经验较多,能增加会计公司生存的可能性。假设2B:在会计公司创立及存续期间,审计师的经验较多,会通过并购等方式退出,从而会降低会计公司生存的可能性。

Brocheler, MaijoorWitteloostuijn的变量设计如下:(1)依存变量:依存变量(Longevity)是会计公司生存机会,用会计公司存续的年数表示。(2)解释变量:解释变量是会计公司的人力资本,有四个变量,一是创立者教育程度(Education at founding),用受到大学教育的创立者人数比例表示;二是教育程度变化(Change in education):用会计公司存续期间审计师程度与创立时教育程度之差表示;三是创立者经验(Experience at founding),用创立会计公司时,创立者平均从业年限表示;四是经验(Experience),用会计公司存续期间审计师平均从业年限表示。(3)控制变量:由于会计公司能否生存还受到其他许多因素的影响,所以,Brocheler, MaijoorWitteloostuijn设计了10个控制变量:年龄(Age),会计公司已经存续的年数;规模(Size):用会计公司的审计师人数表示;会计公司密集度(Density/100):用审计市场的会计公司数量表示;会计公司密集度平方(Density2/100):用审计市场的会计公司数量的平方表示;审计市场集中度(CR):用前4位会计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合计数表示;新创立会计公司数量(Number of entrant firm):用本会计公司创立时,同时创立的会计公司数量表示;新审计师数量(Number of new auditor):用本会计公司创立时,审计市场中新审计师人数表示;创立时期在二战之前(WWII):第二次世界大战对会计公司的生存可能有重要影响,如果会计公司的二战前已经创立,取值为1,其他为0;此外,1970Financial Accounting Law1983年的Financial Accounting Law对会计公司创立要求不同,所以,分别设置哑变量,Dummy law1970表示19701983年期间创立的会计公司,Dummy law 1983表示1983年之后创立的会计公司。

根据上述设计,Brocheler, MaijoorWitteloostuijn以荷兰审计行业1930年到1992年期间创立并随后存续或消亡的1693家会计公司的数据,采用事件历史分析法event history analysis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在会计公司创立及存续期间,审计师的教育程度较高时,能增加会计公司生存的可能性;在会计公司创立时,审计师的经验较多,能增加会计公司生存的可能性;在会计公司存续期间,审计师的经验较多,对会计公司生存的可能性有负面影响。

 

三、审计供求

Chow1982)以代理成本理论为基础来研究审计需求的影响因素。Chow认为,外部审计是降低股东、债权人和管理者之间矛盾的一种机制,所以,凡是影响外部审计是降低股东、债权人和管理者之间矛盾的客户特点都会对审计需求形成影响。根据这种理念,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Chow提出如下假设:假设1: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管理者股权比例越低的企业,自愿聘请外部审计的可能性越大;假设2: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负债率越高的企业,自愿聘请外部审计的可能性越大;假设3: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债务合约中涉及会计指标越多的企业,自愿聘请外部审计的可能性越大;假设4: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规模越大的企业,自愿聘请外部审计的可能性越大。

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Chow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1)所示。公式(1)中,AUDIT是依存变量,表示是否自愿聘用了外部审计,聘用者取值为1,其他为0

SIZE是客户企业规模,等于权益的市值与负债的账面价值之和;DE是负债水平,用负债与SIZE之比表示;COVNUM是债务合约中涉及的会计指标数量(个数);

MGRSHR代表管理者持股状况;NYSE是企业类型哑变量,NYSE企业取值为1OTC企业取值为0

 

(1)

 

要采用上述模型检验提出的假设,需要找到没有法定要求进行审计,而是自愿聘用外部审计机构的审计数据。1926年的美国的审计数据符合这个要求,所以,Chow的样本是1926OTC企业和NYSE企业,当时,全部OTC企业是65家,全部NYSE企业是379家,Chow将全部OTC企业都选入样本,在NYSE企业中随机选择100家,所以,最后样本是165家企业,这些企业中,110家企业自愿聘用了外部审计,55家企业没有审计过。

根据上述样本和模型,Chow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由于管理者持股数据无法取得,用于代替管理者持股比例的数据不够可靠,所以,假设1无法检验,假设得到强烈支持,假设3得到适度至强烈支持,假设4得到适度支持。

 

Dye (1995)分析不同审计师的不同法律责任对审计质量、审计供给、审计需求和审计价格的影响。

1)审计价值。Dye分析的基点是审计意见的价值或审计价值,不同的审计师责任制度及不同的审计质量会影响审计价值,而不同的审计价值会影响客户的审计需求。Dye界定的审计价值是投资者(审计报告使用者)由于审计意见所避免的损失减去审计费用再加上投资失败时审计师的赔偿。Dye特别指明,投资失败时审计师的赔偿是审计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由于审计准则并不是非常细致,在投资者投资失败时,审计师要想证明自己完全没有过失是比较困难的,即使审计师能证明自己没有过失,但是,由于“深口袋”政策,审计师也难逃责任。所以,对于客户来说,审计价值是审计意见避免的损失加上投资失败时审计师的赔偿再减去审计费用。

2)不同审计师责任制度下的审计质量。如果审计不用为自己的审计意见承担责任,则无审计质量可言,如果审计师用自己的全部财产承担责任,则审计师将认真对待审计意见,从而审计质量有了较为可靠的保障。所以,审计责任是审计质量的基础。审计师承担责任的基础又是其财富,从全部财富承担责任和只用部分财富承担责任下的行为方式肯定是不同的。

3)不同审计师责任制度下的审计需求。很显然,在不同责任制度下,审计价值不同。在无限责任制度下,由于审计师的全部财富都可以用于赔偿,所以,对于客户来说,审计价值较高。并且,对于哪些“很穷”的审计师来说,客户将认为他们的审计意见没有价值,从而对他们的审计意见没有需求。客户会偏好那些“富”的审计师。在有限责任制度下,注册资本成为客户判断审计价值的重要因素,客户将有一个很低心理界限,如果审计师的注册资本低于这个最低限度,客户将认为审计师无法承担赔偿,从而审计价值不高或没有审计价值。所以,注册资本太少会计公司将没有审计需求。并且,由于客户规模不同,对审计师注册资本的最低心理要求也不同,客户规模越大,要求的最低注册资本心理限度也越高。所以,可能出现大客户选择大的会计公司。但是,由于“富”的审计师只是将其财富的一部分用来承担责任,客户将认为审计师责任降低,从而审计价值降低。所以,总的来说,审计需求将降低。

4)不同审计责任制度下的审计供给。由于审计师的财富不同,在不同责任制度下的真实责任不同,从而会出现不同的供给意愿。在无限责任制度下,“很穷”的审计师会的供给意愿很强,因为即使要对客户承担无限责任,由于其财富很少,所以,不对其造成较大的损失。但是,“富”的审计师供给愿意会慎重甚至退出市场,因为如果要承担赔偿责任,将对对其财富造成很大的损失。所以,在无限责任制度下,如果只考虑审计供给,则将是低质量的审计供给较多,而高质量的审计供给意愿较为慎重或稀缺(当然不会成为现实,因为现实是供给与需求的均衡)。在有限责任制度下,“很穷”的审计师要么无法投入注册资本而退出市场,要么是注册资本很少,组成没有需求的会计公司。而“富”的审计师只是用其财富的一部分投入公司来承担责任,所以,责任程度降低,从而供给积极性增加,并且,如果规定(或是由于客户的最低要求)了注册资本的最低数量,则审计师并不会草率行事,从而也不会对审计质量造成损害。

5)不同审计责任制度下的审计需求与供给的均衡。在无限责任制度下,从供给方来说,可能出现富审计师的审计供给意愿较为慎重或稀缺,“很穷”的审计师的供给较多。但是,从需求来说,对于哪些“很穷”的审计师来说,客户将认为他们的审计意见没有价值,从而对他们的审计供给没有需求,客户会偏好那些“富”的审计师,这样一来,均衡的结果是,处于“很穷”和“很富”之间的审计师形成有效供给,“很穷”的审计师在这个市场无法生存, “很富”的审计师觉得这个市场风险太大,从而离开这个市场。在有限责任制度下,从供给来说,“很穷”的审计师可能退出市场,“富”的审计师供给积极性增加。从需求方来说,注册资本成为客户判断审计价值的重要因素,大客户选择大的会计公司,并且总的审计需求将降低。均衡的结果是,根据会计公司规模和客户规模,审计市场形成层级,高层级的会计公司可能进入低层级的客户市场,但是,低层级的会计公司很难进入高层级的客户市场。在不同层级的市场内部,由于会计公司之间的规模相当,竞争将加剧烈,同时,由于总的审计需求降低,所以,整个审计市场的竞争将加剧。同时,由于客户认为在有限责任制度下的审计价值降低,从而愿意支付的价格也降低,这个因素与竞争加剧相结合的结果是审计价格降低。

 

Fargher et al (2001)20个国家的企业为样本,研究不同国家的披露要求、诉讼倾向及监管程度对审计质量(审计需求)和审计定价(审计供给)的影响。由于审计需求和审计供给相互影响,所以,Fargher et al同时采用单方程检验和联立方程检验。

用联立方程研究审计的基本特点是同时考虑审计需求和审计供给,而不是只考虑其中的一个方面。Copley, Doucet & Gaver (1994)以审计质量代表审计需求,审计费用代表审计供给,提出了如公式(1)所示的概念性审计联立方程。公式(1)所表达的虽然不是检验模型,但是,表达的意思却很清楚,审计质量(需求)的影响因素是客户特点及审计费用,而审计费用的审计因素是客户复杂性、审计市场竞争性、审计中的招标及审计质量(审计需求)。

 

(1)

 

Fargher et alCopley, Doucet & Gaver的概念模型出发,用大型会计公司(Big 6)代表审计质量,以20个国家的企业为样本,检验审计质量的影响因素和审计费用的影响因素。Fargher et al特别注意是研究不同国家之间的客户的需求特点的区别,Fargher et al将这些需求特点界定为披露(disclosure)、诉讼(litigation)和监管(regulatory),Fargher et al希望发现这些因素对审计需求和审计费用的影响。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Fargher et al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2)所示。

 

(2)

 

公式(2)中,Big 6ln(Fee)是依存变量,Big 6代表客户对Big 6的需求,如果是Big 6,则取值为1,其他为0ln(Fee)是审计费用的自然对数;DiscLitReg是解释变量,Disc表示不同国家的披露要求,用CIFAR的国家财务披露指数表示,取值从190Lit表示不同国家的诉讼倾向,用诉讼指数表示,Reg表示不同国家对财务报告和审计的监管程度,用监管指数表示;其他变量都是控制变量,lnAssets)表示客户总资产的自然对数;Leverage表示客户财务杠杆度,用长期负债与全部资产的账面价值之比表示;GDP代表不同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用人均GDP表示;Invrec表示客户存货及应收账款占全部资产的比例;Loss表示客户当年是否亏损,亏损的取值为1,其他为0Financial是行业哑变量,金融业取值为1,其他0Utility Financial是行业哑变量,公用业取值为1,其他0

Mining Financial是行业哑变量,矿山业取值为1,其他0Sqsubs是客户子公司数量的平方根;ε是误差项目。

对于上述模型,Fargher et al进行两类分析,一是单方程检验,即分别使用两个模型单独检验Big 6ln(Fee),二是联立方程检验,即同时检验Big 6ln(Fee)

Fargher et al的样本是20个国家1994年的796例审计数据,根据这个样本,Fargher et al进行单方程检验和联立方程检验的结果是:披露要求与Big 6需求显著正相关,即披露要求越高,审计质量需求越高;诉讼倾向和监管程度与审计费用显著正相关,即诉讼倾向和监管程度越高,审计费用越高。

 

四、政府部门审计

Copley, GaverGaver1995)以政府部门审计市场为对象,采用联立方程(simultaneous equation)方法研究政府部门审计市场的供给与需求。Copley, GaverGaver用会计公司名望表示审计需求(demand),用审计费用表示审计供给(supply)。Copley, GaverGaver认为,由于审计需求和审计供给密切相关,所以,单独考虑任何一个方面所得出的结论都可能是不正确的。例如,根据代理成本理论,代理成本越高的企业,对审计质量的需求越高,从而可能会选择大型会计公司,但是,实证检验的结果并不支持这个预期。Copley, GaverGaver认为,这其中的原因是只考虑了客户的需求,没有考虑会计公司的供给,因为代理成本越高的企业,审计风险也越大,从而审计师的供给意愿也越低。如果将供需双方结合起来就能解释实证检验结果,只从需求方面考虑就无法解释实证检验结果。

Copley, GaverGaver认为,从审计需求来说,审计服务是具有质量差异的,不同的会计公司具有不同的质量,会计公司的名望可以代表审计质量。所以,对不同审计服务的需求实际上也就是对不同名望的会计公司的需求。影响客户对不同类型会计公司需求的主要因素是客户代理成本和审计费用(代表审计供给),客户代理成本可以用客户的一些特点指标表示。从审计供给(审计费用)来说,审计需求及客户本身的一些特点决定审计师的供给。所以,审计需求和供给是相互影响的。根据以上分析,在文献综述基础上,Copley, GaverGaver提出的联立方程如公式(1)所示。

(1)

 

 

  公式(1)中,REPUTATION代理审计师名望,根据审计师服务的SEC客户数量、审计师服务的SEC客户的营业收入合计和审计师服务的政府部门数量三个指采用主成份分析获得(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是一个连续变量;TAXSHARE表示人均收入,用政府所管辖地区的人口与政府总收入之比表示;PROP-TAX表示财产税占政府全部收入的比例;NEWDEBT表示审计之后人均新增加负债,用用政府所管辖地区的人口与审计之后政府新增加的负债之比表示;RATING表示政府债券等级,根据是否低于AAA,按哑变量处理;MANAGER表示政府的管理方式,根据不同管理方式按哑变量处理;LN(POPUL)是政府所管辖地区的人口的自然对数;MAYORTURN指市长是否在随后的选举中连任,按哑变量处理;B8OFFICE表示是否有Big 8的分机机构在该城市,按哑变量处理;SERVICES是政府服务指数,根据政府提供的基本服务之外的服务种类计算;DEBT表示人均负债,用政府所管辖地区的人口与政府全部长期负债之比表示;SEASON表示要求的审计时间是否在忙季,按哑变量处理;MARGFEE是边际审计费用,根据公式(2)进行估计,公式(2)中,REPUTATION代理审计师名望,与公式(1)中的计算方法相同,LNREV)代理客户规模,用客户收入的自然对数表示。

(2)

 

Copley, GaverGaver的样本是1985年美国162个人口在50,000以上,并且由会计公司审计的城市。根据这个样本,Copley, GaverGaver进行了两种分析,一是根据采用联立方程(1)和上述变量界定进行统计检验,二是将联立方程中的REPUTATIONMARGFEE改变设计,REPUTATION用主成份的计算结果,而是将会计公司区分为Big 8和非Big 8MARGFEE不再采用方式(2)进行估计,而是直接用审计费用的自然对数表示。根据上述两种统计分析的结果,Copley, GaverGaver的结论是,客户特点(规模、风险和财务杠杆)是决定审计需求和审计费用的主要因素,审计需求是决定费用的一个重要因素。

 

为了确保审计质量,抑制会计公司之间的价格竞争,鼓励非价格竞争,美国佛罗里达州对该州公共部门如何选择外部审计师做了明文规定,潜在的审计师在给客户提供的资料中,不能包括审计费用数字,客户要根据非价格偏好(non-price preference)对潜在的审计师进行排名,首先与排名第一的审计师谈判,如果不成,则与排名第二的再谈,如此下去,直到最后与一家审计师签订合约。    

Hackenbrack, JensenPayne2000)研究这种限制价格竞争的措施对公共部门审计市场的审计价格和审计质量的影响。

1)限制价格竞争对审计价格的影响。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他们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1)所示。公式(1)中,LN(audit fee)是依存变量,用审计费用的自然对数表示;BASEBIDDING是解释变量,BASE表示客户所在地区是否允许审计师进行竞争性谈判和要约,如果允许,则取值为1,其他为0BIDDING表示客户所在地区是否允许审计师进行竞争性谈判和要约,如果不允许,则取值为1,其他为0;其他变量都是控制变量,LEXP表示客户规模,用客户年度支出的自然对数表示;MANAGER是客户治理类型哑变量,有市长的取值为1,其他为0DEBT_EXP是客户风险,用同一个年度的负债与支出之比表示;YEAR3表示审计师对客户审计时间,如果已经次数在四次以下取值为1,其他为0BIG6表示审计师类型,BIG6取值为1,其他为0SPECIALIZATION表示审计师专业化程度,用审计师在公共部门的客户数量表示;CAE是审计质量哑变量,如果审计之后客户获得优秀财务报告证书,则取值为1,其他为0

 

(1)

 

  (2)限制价格竞争对审计质量的影响。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Hackenbrack, JensenPayne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2)所示。公式(2)中,Q_OP_FA表示审计师审计意见,如果是非标准审计意见,则取值为1,其他为0,从公共部门的特殊情况出发,非标准审计意见可能主要是针对客户的固定资产的会计处理。其他变量的含义与公式(1)相同。

(2)

 

  Hackenbrack, JensenPayne的样本是美国东南部8个州的675个公共部门1992年的审计数据,675个公共部门分布于三类审计市场(仅指公共部门),一是限制竞争性报价的审计市场(bidding restriction market),样本中处于这个市场的公共部门是141个,二是限制直接请求的审计市场(solicitation restriction market),样本中处于这个市场的公共部门是280个,三是baseline market,样本中处于这个市场的公共部门是254个。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Hackenbrack, JensenPayne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限制竞争性报价和限制直接请求与审计费用显著正相关,即这些限制会提高审计费用;同时,限制竞争性报价和限制直接请求与获得优秀财务报告证书显著正相关,则在一定程度上表示限制竞争性报价和限制直接请求能提高审计质量。

 

本章参考文献

Baber, W., E. Brooks, and W. Ricks, 1987,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of the market for audit services in the public sector,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25, 293-305.

Brocheler, V., Maijoor, S., Witteloostuijn , A.V. Auditor human capital and audit firm survival, The Dutch audit industry in 1930-1992. Accounting, Organizations and Society 29 (2004) 627-646.

Bruce,A.G.D., Stening, W., Wai, W.T. Auditor concentration and the impact of interlocking directorates.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Vol. 22, No. 1 (Spring, 1984), pp. 313-317.

Bourgeois, L. J. September 1985. Strategic goals, perceived uncertainty, and economic performance in volatile environments. 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

28(3):548-573.

Beattie, V., Fearnley, S. The change structure of the market for audit services in the UK- a descriptive study. British Accounting Review (1994) 26, 301-322.

Chow, C.W. The demand for external auditing: size, debt and ownership influences. The Accounting Review, Vol. 57, No. 2 (Apr., 1982), 272-291.

Cohen Commission (Commission on auditor responsibility of AICPA). Commission on auditor responsibility: report, conclusion, and recommendation. New York: AICPA, 1978.

Craswell, A.T., Francis, J.R., Taylor, S.L. Auditor brand name reputations and

industry Specializations.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 20(1995) 297-322.

Craswell, A. and S.Tay|or, 1991, The market structure of auditing in Australia: The role of industry specialization, Research in Accounting Regulation 5, 55-77.

Chaney , P.K., Debra C. Jeter, D.C., Shaw , P.E. The impact on the market for audit services of aggressive competition by auditors.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Public Policy 22 (2003) 487-516.

Copley, P. A., Doucet, M. S., & Gaver, K. M. (1994, January). A simultaneous equations analysis of quality control review outcomes and engagement fees for audits of recipients of federal financial assistance. Accounting Review, 244–256.

Copley, P.A., Gaver, J.J., Gaver, K.M. Simultaneous estimation of the supply and demand of differentiated audits: evidence from the municipal audit market.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Vol. 33, No. 1 (Spring, 1995), pp. 137-155.

Cushing, B. E. and Loebbecke, J. K. 1986. Comparison of Audit Methodologies of Large Accounting Firms. Sarasota, FL: American Accounting Association.

Campbell, T.L., and  McNiel, D.W.  Stochastic and Non-stochastic Determinants of Changes in Client-Industry Concentrations for Large Public Accounting Firms.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Public Policy, 4, 317-328 (1985).

DeFond, M.L., T.J. Wong, T.J., Li, S.H. The impact of improved auditor independence on audit market concentration in China.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 28 (2000) 269-305.

DeAngelo, L..E. Auditor independence, low balling, and disclosure regulation.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 3 (1981) 113-127.

Dye, R.A. Incorporation and the audit market.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 19 (1995) 75-114.

Danos, P., Eichenseher, J.W. Audit industry dynamics: factors affecting changes in client-industry market shares.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Vol. 20, No. 2, part II. (Autumn, 1982), pp. 604-616.

Doogar, R., Easley, R.F. Concentration without differentiation: A new look at the determinants of audit market concentration.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 25 (1998) 235253.

Dopuch, N., Simunic,D. The nature of competition in the auditing profession, in Regulation and Accounting Profession, edited by J.W.Buckley and J.F. Weston , 1980, pp. 77-94.

Danos, P., Eichenseher, J.W. Audit industry dynamics: factors affecting changes in client-industry market shares.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Vol. 20, No. 2, part II. (Autumn, 1982), pp. 604-616.

Danos, P., Eichenseher, J.W. Long term trends toward seller concentration in the U.S. audit market. The Accounting Review, Vol. 61, No. 4 (Oct., 1986), pp. 633-650.

Eichenseher, J..W., Danos, P. The analysis of Industry-specific auditor concentration: towards an explanatory model. The Accounting Review (July 1981), pp. 479-492.

Ettredge, M. and R. Greenberg, 1990, Determinants of fee cutting on initial audit engagements,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28, 198-210.

Francis, J., 1984, The effect of audit firm size on audit prices: A study of the Australian market,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 6, 133-151.

Francis, J. and D. Simon, 1987, A test of audit pricing in the small-client segment of the U.S. audit market, The Accounting Review 62, 145-157.

Francis, J. and D Stokes, 1986, Audit prices, product differentiation, and scale economies: Further evidence from the Australian audit market,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24, 383-393.

Fargher, N., Taylor, M.H., Daniel T. Simon, D.T. The demand for auditor reputation across international markets for audit services.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ccounting 36 (2001) 407–421.

Gigler, F., Penno, M. Imperfect competition in audit markets and its effect on the demand for audit-related services. The Accounting Review, Vol. 70, No. 2 (Apr., 1995), 317-336.

Gilling, D.M. and P.J. Stanton. 1978. “Changes in the Structure of the Auditing Profession in Australia,” Abacus, (June): 66-80.

Gibrat, R. 1931. Les inegalites economiques. Paris: 1931; and Kalecki, Michal, On the Gibrat Distribution, Econometrica, April 1945: 161-170.

Hackenbrack, K., Jensen, K.L., Payne, J.L. The effects of a bidding restriction on the audits services market.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Vol. 38, No. 2 (Autumn, 2000), pp. 355-374.

Kaplan,S.E., Menon,K., and Williams,D.D. The Effect of Audit Structure on the

Audit Market.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Public Policy. 9, 197-215 (1990).

Kinney, W. R. March 1986. Audit technology and preferences for auditing standards.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 8(1):73-89.

Mautz, Robert and Hussein Sharaf. 1961. Z7re Philosophy of Auditing. Sarasota, FL: American Accounting Association.

Palmrose, Z., 1986, Audit fees and auditor size: Further evidence,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24, 97-110.

Quick, R., Wolz. M. Concentration on the German audit market: an empirical analysis of the concentration on the German market for stock corporation audit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uditing, 3, 175-189, 1999.

Rhode, J., Whisell, G.M., Kelsey, R.L. An analysis of client-industry concentrations for large publics accounting firms. The Accounting Review, 1974, pp. 772-787.

Rubin, M., 1988, Municipal audit fee determinants, The Accounting Review 63, 19-236.

Shockley, R.A., Holt, R.N. A behavioral investigation of supplier differentiation in the market for audit services.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Vol. 21, No. 2 (Autumn, 1983), pp 545-564.

Simon, D. and J. Francis, 1988, The effects of auditor change on audit fees: Tests of price cutting and price recovery, The Accounting Review 63, 255-269.

Simunis, D.A. The pricing of audit services: theory and evidence.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Spring 1980), 161-90.

Schaen, M., Maijoor, S. The structure of the Belgian audit market: the effects of the client concentration and capital market activit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uditing 1 (2), 151-162 (1997).

Schiff, A., Fried, H.D. Large companies and the big eight: an overview. Abacus, 1976, pp. 116-124.

Stigler, G.(1968). The Organization of Industry, Homewood, IL: Richard D. Irwin.

Simunis, D.A. Determinants of prices of financial audit servicees. Ph.D. dissertation, University of Chicago (1979).

Tonge, S.D., and Wootton, C.W. Auditor Concentration and Competition Among the Large Public Accounting Firms: Post-Merger Status and Future Implications.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Public Policy, LO, 157-172 (1991).

Walker, K.B., and Johnson, E.N. A Review and Synthesis of Research on Supplier Concentration, Quality and Fee Structure in Non-U.S. Markets for Auditor Services.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ccounting, Vol. 31, No. 1, pp. l-18, 1996.

Wolk, A.M., Michelson, S.E., Wootton, C.W. Auditor concentration and market shares in the U.S: 1988-1999, a descriptive note. British Accounting Review (2001) 33, 157–174.

Zeff, Stephen A., and Fossum, R.L. April 1967. An analysis of large audit clients. The Accounting Review 298-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