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审计质量

第二章 审计质量

审计质量是审计的生命,也是审计赖以存在的基础。什么因素影响审计质量?审计质量有什么作用?这些都是研究的重要主题。本章对审计质量相关研究做一简要概述,包括两部分内容:

★影响审计质量的因素;

★审计质量的作用。

 

第一节 影响审计质量的因素

MeixnerWelker1988)研究审计师经验对审计意见一致性的影响。下属判断的一致性应该随着同一审计团队的下属相互影响的增加而增加。如果经验是可以计量的,那么有4个因素可以促进一致意见的增加:(1)从重复执行任务过程中获得的较多的专业知识;(2)下属的上级希望他们从政策和反馈中获得的知识;(3)下属对他们工作团队规范的了解;(4)不能执行一致政策的下属的概率。MeixnerWelker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三个假设:假设1:同一组织中无经验的审计师的意见一致性与在同一环境的经验没有正相关关系;假设2:同一环境中有经验的审计师的意见一致性与在同一的组织的经验没有正相关关系。MeixnerWelker实验设计如下:实验人员是一个第一助理国家审计师(FASA),八个管理助理国家审计师(MASA),审计监督员,八个审计职员团队。实验任务是要求被调查着对32个案例作出判定,每个案例由6个内部会计控制问题组成。每个问题用来回答,并按7级量度来判定内部控制的有效性。根据这个样本收集的数据,MeixnerWelker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被拒绝。在同一管理者的监管下,随着一个审计职员团队的审计师审计任期的增长,意见的一致性也将增长。

 

Libby Frederick1990)研究审计师经验和审计师发现问题的能力的关系。有人认为,由于能力和知识的不同,较有经验的审计师能更好的完成任务。错误分类不同能使有经验的审计师指导调查活动以便使调查有效率。也有人认为,准确的频率知识可能是一个重要因素,它将使较有经验的审计师比缺乏经验的审计师表现更好。有人发现,在理想环境里,较多的直接经验导致较多的有用的频率知识。Libby Frederick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三个假设:假设1:较有经验的审计师与较少经验的审计师相比,将产生较多的似乎合理的错误和较少的似乎不合理的错误;假设2:随着经验的增加,财务报表错误发生频率的判定将越来越准确;假设3:随着经验的增加,作为审计发现的说明,错误将更频繁的出现。假设4:有经验的审计师:被调查者被提示报表有一个不规则财务报表错误,那么他将从同样的经济交易循环中找到更多的随后错误,但是提示被调查者有规则错误将对以后的审计没有任何影响;没有经验的审计师:不规则和规则错误提示将影响被调查者对经济业务循环的审计。

Libby Frederick的样本是61名有5年经验的新审计管理人员,65名有1年经验的审计人员,70名没有审计经验的高年级审计专业学生,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Libby Frederick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都得到支持。

 

BonnerLewis (1990)研究影响审计师专家意见的因素。在会计界,不同审计任务要求不同的知识。BonnerLewis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将影响审计师专家意见因素分为:普通专业知识,附属专业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和世界性知识,在此基础上提出如下四个假设:假设1:在执行内部控制任务时,普通专业知识和附属专业知识将比普通经验提供增加解释说明的权利;假设2:在执行比率解释任务时,普通专业知识、附属专业知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将比普通经验提供增加解释说明的权利;假设3:在执行客户操纵任务时,世界性知识和普通知识提供增加解释说明的权利;假设4:在执行利率换算时,附属专业知识将比普通经验提供增加解释说明的权利。

BonnerLewis的样本是来自同一会计师事务所的191位高级审计师和62位高级管理者,有效参与人员293位。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BonnerLewis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4被拒绝。

 

McDaniel1990)以实验方法研究时间压力和审计计划构造共同对审计工作的影响。有人认为,在竞争市场中,审计公司必须既有效果又有效率:他们必须有效率的收集足够的证据以达到职业规范,同时以最小的或控制审计成本达到预计的审计效果。也有人认为,时间预算能提高效率,效率被定义为单位时间的达到的效果。McDaniel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七个假设:假设1A:随着时间压力增加,审计效果减少;假设2A:随着时间压力增加,审计效率减少;假设1A:构造计划能增加审计效果;假设2B:构造计划能增加审计效率;假设3C:构造计划能增加审计结果的一致性(减少不同);假设1A:随着时间压力增加,在构造的计划里,审计效果的减少将相对较大;假设2B:随着时间压力增加,在构造的计划里,审计效率的增加将相对较小。

McDaniel的实验设计如下:实验参与人员是同一公司的179名审计师。实验任务是在McDaniel设计的8种组合情形下,审计师对一个与存货有关的案例进行审计,然后找出案例中的错误。这8种组合的情形如表1所示。

两个因素的8种组合

审计计划

时间压力水平

低(超过75分钟)

中等(65分钟)

偏高(55分钟)

高(少于45分钟)

未构造

 

 

 

 

构造

 

 

 

 

在此基础上提出的检验审计效果的公式,如公式(1)所示,公式(1)中,Y1i表示四个审计目标的效果总和;ni是检验的项目数量;ei是审计师错误的数量。

        1

根据上述设计和样本,McDaniel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得到支持。随着时间压力的增加,审计师处理的准确性、样本充分性、总体审计效果将降低。此外,随着时间压力的增加,两组的审计效率都增加,但未构造计划的小组以更快的比率增加。在4种时间压力水平中,构造计划的小组审计意见的一致性较高。

 

Copley (1991)以实验的方法研究审计质量与政府地方披露实务的关系。Copley认为较完全的披露能提高独立审计公司的声誉,同时企图维持较高声誉的独立审计师,他们对客户的财务报告中财务信息披露水平有正相关影响。U.S. General Accounting Office认为过分强调独立审计质量的成本和不适当报酬可能对政府审计的质量有不利影响。Copley检验政府审计质量中的变量对财务报告质量的影响,以及本地政府披露水平和审计质量的关系。Copley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假设:提供较高质量服务的独立审计师希望较完全的披露,因此财务报告质量反映了审计师的声誉。

在此基础上提出的审计费用检验模型如公式(1)所示,各变量的含义如名称所示。

1

Copley的实验设计如下:实验参与人员:262个地方政府机构和1986年由Ingram and Robbins 调查的642城市机构。实验任务是本地政府官员要回答最近大部分的年度财务报告是否包括某项报告业务,及提供年度审计费用,政府结构,审计师身份和年终月份。根据上述设计和样本,Copley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较高水平的披露与政府城市管理人员构成显著相关。增加的财务披露和审计师声誉相关,同时在GAAP下与审计费用显著相关。

 

Feltham, HughesSimunic (1991)研究审计质量和公司特定风险的关系。公司特定风险对高质量审计师的边际收益和边际成本有影响,同时,公司规模和审计师风险也对它有影响。有人研究审计报告对IPO价格的影响,在他们的假设模型下,审计报告部分解决了那些想私有本企业未来现金流信息的企业家和那些为了增加资本和分散风险而寻找交易的投资者之间信息不对称问题。

Feltham, HughesSimunic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两个假设:假设1:其他条件不变,较高的公司特定风险(σ2)企业,有较大的动机选择被投资者判定具有高质量的审计师。假设2:由于投资者对高质量审计师审计过的报告有较高信心,所以高质量案例比低质量案例β2值高。σ2表示公司特定风险,ν2表示公司未来价值,ρ2表示公司未来价值和市场证券投资组合的未来价值的相关系数。

Feltham, HughesSimunic的样本是1981392IPO公司,其中251家公司雇佣大规模审计公司,141家雇佣小规模审计公司。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Feltham, HughesSimunic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1得到支持。

 

DeisGiroux1992)研究在公共部门里影响审计质量的因素。有人认为面对竞争价格的压力,现任审计师会选择较低的审计质量和审计价格来维持客户和保留准租金。一个拥有许多客户的审计师愿意维护他的声誉,因此,提供较低审计质量的可能性较少。审计价格和客户规模相关,所以大规模客户的审计对现任审计师的竞争者充满诱惑,而大客户更可能用竞争环境的压力来按照自己的意愿解决审计矛盾。审计师抵制客户压力的能力受经济合同和某些环境和行为因素的影响,包括:职业道德准则,低质量审计发现的概率,职业执行行为的有效性和清晰度,审计师在职业界的级别,审计师影响同行的程度,审计师职业规范的内在化。DeisGiroux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四个假设:假设1:审计质量随着审计师任期的增加而减少;假设2:审计质量随着ISDindependent school district)的数量增加;假设3:审计质量与客户、ISD的规模和财务状况负相关;假设4:当审计师知道他或她的工作将受第三方复核和低质量工作将被申请得到认可时,审计质量将提高。DeisGiroux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所示:

公式中lnQUALITY)是基于质量控制复核(QCR)的加权质量尺度。声誉因素:TENURE表示审计师审计ISD的年数;CLIENT审计师审计的ISD客户的数量。权利矛盾因素:PEER是哑变量,审计师是与AICPA同等地位的复核部门的成员取值为1,其他为0BOARD是在ISD里最近两个年度新入选成员的比例;lnSIZE)是ISD中平均每日学生参与人数的自然对数;lnWEALTH)是ISD财产的自然对数。其他变量:REPORT是哑变量,审计师的内部控制或证据收集程序不符合法律和规则取值为1,其他为0TIME是审计报告在120天期间里必须按TEA填制的比例,lnHOURS)是审计师实际工作时间的自然对数。

DeisGiroux的样本是1984年至1989232个质量控制复核(QCR),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DeisGiroux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都得到支持。

 

LauerPeacock (1993)用实证方法研究有经验的审计师对信息的获取。有人认为,证据的收集是对审计风险的反应,随着公司财务状况的恶化,信息的收集将回增加。LauerPeacock的实验设计如下:实验人员是国际会计公司的14名审计师,实验任务是描述他们在检查资料时发现的任何问题。记录的问题将被按照语义分类表进行分类。LauerPeacock设计的案例来自公司每年的财务报告,有三种案例:财务状况良好,边际财务状况良好和糟糕的财务状况。这里用债券信用等级来表示公司的财务状况。每个案例有9页,有以下项目构成:公司和行业背景,试算平衡表导出的资财负债表和利润表及债券信用等级。实验人员被要求边读边记录问题,同时不能返回阅读前页。根据这个实验收集的数据,LauerPeacock进行统计的结果是:(1)主题相关组与诊断组有差别,前者更关心概念完整和程序问题,而后者更关心先前和预期的问题;(2)关于财务状况良好的公司,存在大量的查阅行为;(3)当公司财务状况较差时,存在较多的诊断行为;(4)诊断行为要求审计师获得的信息要多于普通的查阅行为。分析的结果是:审计师的信息调查和获得将对随后的审计决策过程和评估、判断、选择产生影响。

 

Davis, RicchiuteTrompeter1993)研究审计费用、审计努力(Audit effort)和对客户提供非审计服务的关系。有人认为审计费用和非审计费用正相关,同时会发生知识溢出(knowledge spillover),非审计服务的买方和非买方之间有系统差异。也有人认为提供非审计服务将使知识溢出到审计产品,因此产生生产效率。如果生产效率产生的节约成本由审计师拥有,同时经济租金(economic rent)由审计师拥有,那么对审计师来说将激励他按照客户的喜好解决争执。

Davis, RicchiuteTrompeter的样本是来自一家大规模会计师事务所的美国10个分支机构的98个客户,获得的数据包括:审计费用,非审计服务费用,每个职员的收费单价,总审计时间,付现成本。Davis, RicchiuteTrompeter提出两个加权变量如公式(1)和公式(2)所示,其中Hours是在一个任务约定书中一名职员工作小时数,Rate是一名职员每小时的收费单价,out-of-pocket costs表示会计公司实际需要付出的审计成本。

1

 

2

 

Davis, RicchiuteTrompeter选择以下变量:应收款项净额,存货,总资产,审计意见,审计师的数量,出据审计报告的审计师的数量,主要从事的行业(primary SIC code),所有制(公有或私有),分公司的数量,,从事行业的数量。在验证审计费用和非审计服务费用的关系时,Davis, RicchiuteTrompeter用了以下三个模型:

其中FEES表示付给审计师的总审计费用;HRS表示审计成果花费的直接劳动时间;HRISK是哑变量,审计师评估的风险高取值为1,其他为0MRISK是哑变量,审计师评估的风险适中取值为1,其他为0TAX表示付给审计公司税务咨询服务的审计费用总和;ACC表示付给审计公司账务咨询服务的审计费用总和;OTHER表示付给审计公司除账务咨询服务、税务咨询服务以外的非审计服务费用总和。其他两个变量的计量方法如下:

   根据上述样本和设计,Davis, RicchiuteTrompeter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非审计服务费用与审计努力正非审计服务的买方要求更多的审计努力;知识溢出使审计师获得经济租金的现象不存在,也就是说知识溢出不导致审计生产效率,效率产生利益将由客户分享。结果表明向客户提供非审计服务可能并不会影响审计师的客观性。

 

LibbyTan1994)研究审计经验、能力、知识和表现的关系。他们在前人关于审计经验,能力,知识和表现的模型的基础上,将模型延伸到对不同工作判断框架里各要素之间关系的预测。LibbyTan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表2所示的任务分类,并提出四种因果模型:内部控制评估任务,比率说明任务,盈余操纵任务,经济手段任务。

工作分类

工作要求

 

有组织的

无组织的

知识

环境

丰富

内部控制

 

缺乏

经济手段

盈余操纵,比率说明

 

LibbyTan进行分析的结果是:经验迎新知识的获得,从而影响任务的完成。在知识缺乏的环境里,能力将直接影响对盈余操纵和经济手段认识的获得。在内部控制评估任务里,由于知识相对简单,并且可以通过培训在早期发现问题,所以各因素没有明显的关系。在利率说明任务中,期望关系没有出现。此外,对于无组织的任务,能力对任务的完成有直接影响;对于有组织的任务,能力对任务的完成没有直接影响。

 

O’Keefe, SimunicStein1994)以实验方法研究客户特点和审计劳动力资源投入的特点及混合(mix)的关系。他们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具体问题:

1.客户规模、复杂性和客户的风险特征与为达到审计保证的固定水平所必须投入的劳动力的数量和混合量(mix)。

2.审计师对客户内部控制系统的信任程度对审计投入的特点和混合(mix)的影响。

3.在审计客户超时时是否存在学习曲线(leaning curve)?

4.是否存在从非审计服务到审计服务的知识溢出?也就是说,税务和一般管理咨询服务将影响审计投入的特点和混合吗?

在此基础上,OKeefe, SimunicStein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1)所示,公式(1)中,hi是劳动量,A是客户规模,γi是客户协议的特点。

OKeefe, SimunicStein的实验设计如下:实验人员是10个行业的1000名审计师,收回有效问卷606份;实验任务是对他们设计的问卷作出回答。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OKeefe, SimunicStein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客户规模、复杂性和风险变量能解释关于审计工作量的80%的代表性变量。审计工作量是客户规模的倒U型函数。

 

ElitzurFalk (1996)研究最佳审计质量计划编制,审计师相关效率,审计费用和由于审计失败导致的预期损失的关系。ElitzurFalk研究的结果:(1)有效率的独立审计师与效率低的审计师相比,前者将制定较高水平的审计质量;(2)对所有预期协议期间(除最后期间),较高审计质量费用将导致计划审计质量水平提高;(3)不考虑处罚制度,超期后计划审计质量水平将降低。在最后协议期间,增加对这个期间审计失败的处罚可能促使审计师计划较高审计质量水平。

 

TanLibby1997)用实验方法研究专业技术知识和默认管理知识对审计经验和审计工作表现的影响。TanLibby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九个假设:假设1a:最高审计职员比普通审计职员有较高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假设1b:最高审计职员比普通审计职员有较丰富的技术知识(普通会计和审计知识);假设1c:最高审计职员和普通审计职员的默许管理知识没有差异;假设2a:最高高级审计师比普通高级审计师有较高的解决问题的能力;假设2b:最高高级审计师比普通高级审计师有较丰富的技术知识(普通会计和审计知识);假设2c:最高高级审计师和普通高级审计师的默许管理知识没有差异;假设3a:最高高级管理者和普通高级管理者解决问题的能力没有差异;假设3b:最高高级管理者和普通高级管理者的技术知识(普通会计和审计知识)没有差异;假设3c:最高高级管理者比普通高级管理者有较高的默许管理知识。TanLibby设计出10种相关工作环境与以下因素相关:(1)导致从管理者晋升为合伙人的行为;(2)审计公司管理层不同任务的重要性;(3)在公共会计方面成功的行为;(4)对人员问题的正确反应;(5)从事公共会计职业的动机;(6)成功公共会计师的个人性格;(7)成功管理人员的个人工作策略;(8)作为管理人员拥有好声誉的要素;(9)成为一名好管理者的相关经验;(10)在选择雇员是候选人品行的重要性。

TanLibby的实验设计如下:实验人员是一个Big6的新加坡分公司的100名职员,其中10名合伙人,22名管理人员,30名高级审计师,38名职员。实验任务是对设定的10种相关工作环境的不同工作方法对职业生涯成功的重要性做出判定,按7级量度。根据这个样本收集的数据,TanLibby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1a被拒绝,其他假设得到支持。

 

De Beelde1997)以实验方法研究国际审计行业的集中度,以及审计行业的专业化和审计质量。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用两个尺度来衡量审计行业集中度:一是集中度,是指最大的审计公司的市场份额(例如:CR4是指单个市场份额最大的四家审计公司的市场份额的总和);二是Herfindahl指数,是指每个公司收入的平方之和与每个公司收入之和的平方之比。集中度能用不同的指标来计算:客户营业额,客户营业额的平方根,净收入,客户数量,审计费用。De Beelde采用CR4指标衡量集中度。审计公司审计方法的结合和特殊行业中审计服务的集中,意味着审计公司将改进审计方法以适应某一行业的特点。专业化的行业知识和最优审计计划可能是审计市场中的竞争优势。

De Beelde的样本是14个国家的11611家大公司,包括25个行业。根据这个样本De Beelde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集中度根据国家和行业的不同而变化,六大审计公司在特定行业的存在与国家不一致。美国的集中度高于欧洲或日本,法国的集中度最低。审计公司之间他们的专家和全才的特点会有差别,但是根据选择的样本,审计师的选择或多或少都带有随意性。

 

ChanMo1998)研究所有权对被审计出的错误的特征的影响。ChanMo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假设:外国分公司与香港本地中国公司之间,被发现的错误的方面,数量,可变性,种类,概率和污点分布(tainting distribution)没有明显差异。

ChanMo的样本是60家公司的1990年至1992年审计档案。其中37家外国分公司,23家本地中国公司。外国分公司与本地公司规模相似,公司分布在服务业和制造业。根据这个样本收集的数据,ChanMo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1)不同所有权的公司的应付账款错误有显著差异,中国公司的应付账款会被夸大,这是由于缺少足够的内部控制。(2)因为供应者和较弱的内部控制系统的关系的构成不同,在中国公司里会发现较多的机械错误(mechanical errors);外国分公司由于较广泛的涉及国际交易,所以会发现较多的截账错误。(3)外国分公司应收账款和存货;而与本地中国公司相比,应付账款发生错误的概率较低。(4)在香港公司里大量的非确定错误主要是因为账面价值和客户确认的余额未取得一致导致的。

 

Lennox1999)研究非审计服务费用对审计质量的影响。有人认为审计质量是审计师发现和揭露会计系统问题的可能性。审计质量和非审计服务的关系不能确定。一方面,审计服务可能增加审计师对客户的了解,这将增加发现问题的可能性。对给定的审计独立性,非审计服务可能增加审计质量。另一方面,非审计服务可能增加或降低审计独立性。如果非审计服务给审计师带来客户特定租金,公司可能获得更多有利于他们的报告,这将降低独立性。然而非审计服务可能增加客户对审计师的依赖,因此减少审计师的更换。Lennox从非审计服务费用的角度出发,研究非审计服务对审计质量的影响。对于这个问题存在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非审计服务费用和审计质量负相关;另外一种观点认为二者没关系。Lennox首先用英国的数据检验二者的关系,然后检验非审计费用的自愿揭露。

Lennox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五个假设:假设1:早期揭露与公司管理者拥有的所有者权益负相关;假设2:经济困境与早期揭露正相关;假设3:审计师规模与早期揭露正相关;假设4:非审计服务与早期揭露正相关;假设5:非审计费用的揭露与审计质量正相关。

Lennox的样本是1988年至1994年英国的上市公司的财务报告和股票交易经济年鉴,研究非审计服务的样本2266个,其他5572个。以下是Lennox收集的变量。

根据这个样本收集的数据,Lennox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早期揭露和管理者持股负相关但不显著,假设2得到支持,假设3,假设4,假设5被拒绝。管理者持股,审计师规模和非审计费用对公司揭露的时间没有显著影响。

 

Lennox1999)研究审计质量和审计事务所规模的关系。大多数的文献认为大审计公司与小公司相比能提供更高的审计质量和较高信任度的客户财务报告。股票市场更喜欢公司接受大审计公司的审计。有人认为大审计公司的审计意见能给出更准确的财务困境信号。也有人认为大审计公司有更高的声誉,会更有可能给出准确的审计报告。

Lennox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两个假设:深口袋假设(审计公司规模与诉讼正相关)和名声假设(审计公司规模与审计准确性正相关)。Lennox利用深口袋模型检验审计师的财产、审计的准确性和诉讼的关系。Lennox的样本是英国1987年至1994年的1036家公司,收集的资料有公司的审计师、审计报告、审计费用、股权和资产。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Lennox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1)尽管大审计公司有较高的准确性,但是他更容易受到诉讼。这与名声假设相反,与深口袋假设一致。

 

Pincus, BernardiLudwig (1999)研究审计效果和审计效率。从经济角度说,效率是指最小的投入,无浪费,最低产品成本。对审计行业来说,审计效率是指最小的资源成本,即用最少的时间完成审计任务增加利润。有人将审计效率定义为每单位时间的审计效果与所花费的时间之比,也有人将审计效率定义为当实际与预算时间发生偏离时调整预算和执行预算的能力。但是许多研究并没有注意到效果和效率的此消彼长(effectiveness-efficiency tradeoff)问题,有人用信号检查原理(signal detection theory)检验这种关系,得出的结论是这些因素将减少审计效率的成本,同时应该增加审计效果。

Pincus, BernardiLudwig的样本六大审计公司中的五家公司的40个办公室的342名高级审计师和152名管理者。实验任务是要求回答下列问题:

1.在效果和效率之间有a trade-off吗?

2.审计师以前发现舞弊的机率越大将减少审计效率吗?

3.效率与经验有关吗?

4.即使被检查的证据是连续的,成本也是有差别的吗?

5.公司客户的正直程度将影响舞弊检查的效率吗?

根据这个实验收集的数据,Pincus, BernardiLudwig进行统计的结果是:在审计效果和效率之间可能没有a trade-off,审计师以前发现舞弊的机率越大不一定减少审计效率,经验不一定导致效率的增加,公司客户的正直程度对舞弊检查的效率的影响不大。Pincus, BernardiLudwig建议公司应该想办法提高审计师关于舞弊风险的敏感性。当审计师在舞弊检查中发现舞弊的效率较高时,他们与那些对舞弊风险敏感性低的审计师相比,检查的证据不一定多。

 

SharmaSidhu2001)研究非审计服务对审计独立性和审计质量的影响。SharmaSidhu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七个假设:假设1:现任审计师对非审计费用占总费用比例较高的客户发表持续附保留意见的可能性要比非审计费用比例低的客户要少。假设2:较轻困境的公司与较严重困境的公司相比,审计师对前者发表持续保留意见的可能性较小;假设3:审计时间较长的,审计师发表持续保留意见的可能性越大;假设4:执行重组计划提高公司的经济地位的公司与不执行重组计划的公司相比,审计师对前者发表持续保留意见的可能性较小;假设5:执行重筹资本计划提高公司的经济地位的公司与不执行重筹资本计划的公司相比,审计师对前者发表持续保留意见的可能性较小;假设6big6non-big6更可能发表持续保留意见;假设7:规模大的公司与规模小的公司相比,审计师对前者发表持续保留意见的可能性较小。SharmaSidhu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1)所示,公式(1)中,Opinion表示持续附保留意见取值为1,其他为0STRESS表示Altman模型澳大利亚版本的每个公司的Z值;TIME表示会计年度结束到审计意见发表日的天数;PLANS表示执行重组计划取值为1,其他为0REFIN表示执行重筹资本计划取值为1,其他为0REP表示big6取值为1,其他为0SIZE表示总资产的自然对数;PROPNAS表示非审计费用/(非审计费用+审计费用)。

Opinion=b0+b1STRESS+b2TIME-b3PLANS-b4REFIN+b5REP-b6SIZE-b7PROPNAS (1

SharmaSidhu的样本是澳大利亚1989年至1996年的223家破产企业,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SharmaSidhu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1,假设2得到支持。当审计客户的非审计费用占总费用较高时,审计师的独立性可能被损害。

 

 

Chen, ShomeSu (2001)以实验方法研究在中国国内会计师事务所和国际big5的审计质量是否不同,他们的理解是否与中国的准则一致?Chen, ShomeSu将外国关于审计质量的文献与中国具体情况相比,找出适合于中国审计质量研究的文献。首先,国内的中国会计公司在其他城市没有分支机构,也就不存在集权和分权问题,同时中国公司不存在审计委员会,因此,Chen, ShomeSu剔除了关于审计委员会的文献。其次,中国国内会计公司的组织机构与big5不同,因此Chen, ShomeSu调整与组织结构有关的文献来适应中国典型情况。

Chen, ShomeSu的实验设计如下:实验人员来自上海的一家与big5合资会计事务所和国内审计收入最大的国内事务所及规则制定人员(政府,税务机关,股票交易机构)。发出问卷205份,收到有效问卷149份。实验任务是对影响审计质量的相关文献进行评估:首先,实验人员要判断一个特定情形是否提高和损害审计质量;其次,按5级量度对影响审计质量的程度进行判定,1表示很强的影响,5表示无影响。根据这个实验收集的数据,Chen, ShomeSu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1)国内事务所和big5对于影响审计质量的因素有不同的看法,他们的看法与规则制定者不同;(2)美国对审计质量判定有重要影响的文献在中国也同样被中国审计师认为重要;(3)审计师和规则制定者认为中国特定变量对审计质量有损害。

 

GoodwinSeow (2002)研究公司治理机制对财务报告质量和审计质量的影响。他们设计两种情况:(1)审计委员会的力量,内部审计的功能,公司道德行为规范的作用是变化的。(2)审计合伙人变更,内部审计外包,是否是同一家审计公司审计同一范围内的所有公司。GoodwinSeow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研究问题:

1.审计师和管理者对公司防止和发现控制弱点、舞弊和错误的能力的判定受(a)(b)(c)的影响吗?

a)审计委员会的力量

b)强有力的内部审计功能

c)董事会实施的严格的道德行为规范

2.审计师和管理者对公司外部审计师年度审计的工作效率和抵制管理者压力的能力的判定受(a)(b)(c)的影响吗?

a)审计委员会的力量

b)强有力的内部审计功能

c)董事会实施的严格的道德行为规范

3.审计师和管理者对公司外部审计师发现控制弱点、舞弊和错误的能力的判定受(a)(b)(c)的影响吗?

a)更换负责审计的审计师

b)内部审计服务有外部审计师提供

c)是否是同一家审计公司审计同一范围内的所有公司?

4.审计师和管理者对公司外部审计师在发生矛盾时抵制管理者压力的能力的判定受(a)(b)(c)的影响吗?

a)更换负责审计的审计师

b)内部审计服务有外部审计师提供

c)是否是同一家审计公司审计同一范围内的所有公司?

GoodwinSeow的实验设计如下:实验参与人员是400名上市公司管理者(收回有效问卷71份);200名审计师(收回有效问卷63份)。实验任务是对8情形下对审计师和管理者判定的影响程度进行判定,按11级量度,1表示影响程度非常有限,7表示影响程度非常大。

根据上述设计和样本,GoodwinSeow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强有力的审计委员会对审计结果,财务报表错误和发现管理者舞弊有显著影响。但是,与内部控制的作用或舞弊的防止关系不显著。强有力的内部审计功能和行为规范的执行对内部控制,舞弊和错误有显著影响。外部审计师对强有力的内部审计功能更有信心,而管理者认为行为规范较有用。

 

Lee et al (2003)研究审计质量、会计披露和公司特定风险的关系。Lee et al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1)所示,公式(1)中,AUD是依存变量,审计师在高质量团队里(如big8)取值为1,其他为0RISK是公司未来现金流的公司特定风险;DISK是招股说明书中的预期会计披露水平,对未来收益有详细的说明取值为1,其他为0LEV是财务杠杆,用总负债与总所有者权益之比表示;ISSUEIPO的规模;UWQ是包销商的质量,指定的包销商的声誉高取值为1,其他为0RETOWN是上市前企业家拥有的股份比例;FUTEQ表示公司IPO后两年内公开招股取值为1,其他为0

 

Lee et al的样本是澳大利亚19761月至198912月上市的266家工业IPO公司。根据上述设计和样本,Lee et al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风险相对较高的IPO需要较高水平的审计质量,有远见的财务信息的自愿披露信息是有价值的信息。

 

Bauwhede, WillekensGaeremynck (2003)首先研究比利时国有持股公司与私有持股公司在盈余管理上的不同,其次研究六大会计师事务所对私有持股公司的盈余管理的影响。比利时的会计系统是拉丁文国家会计系统的典型代表,比利时的法律是法语国家法律体系的典型代表。因此,对比利时的研究具有代表性。Bauwhede, WillekensGaeremynck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假设:假设1:比利时公司(私有和国有)通过进行收入修匀和管理盈余来达到前期盈利基准目标;假设2:在比利时,六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师制止(减少)盈余管理,因此用任意应计项目来达到盈利目标;假设3;国家所有制是调增盈余的一个动机,对任意应计项目有积极的影响。

Bauwhede, WillekensGaeremynck提出检验盈余管理的模型如公式(1),其中DACit表示i公司第t年任意应计项目, TACit表示i公司第t年应计项目总和。然后提出检验审计事务所规模和所有制关系的模型如公式(2),其中DACit 是依存变量;AUDITit是哑变量,公司的审计师是六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取值为1,其他为0TYPEit 是哑变量,公司是上市公司取值为1,其他为0FINit是控制变量,财务负债和实缴股本总和增加取值为1,其他为0SIZEit表示公司总资产的自然对数;LEVit表示公司负债与所有者权益之比;CFit表示营运现金流;INVESTit表示固定资本减少或增加的数量。

    Bauwhede, WillekensGaeremynck的样本是Brussels Stock Exchangeconsolidated financial statements136家公司。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设计,他们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1、假设2和假设3得到支持但是只有当公司的盈利超过目标是,才有向下修匀盈利的动机。在盈利超过目标的公司,审计公司的规模和国家所有制对盈余管理的影响是相似的。六大和非六大公司的审计师发现盈余管理的能力是一样的,但是非六大的审计师只有在商业风险很大时才限制盈余管理,然而,六大的审计师总是限制盈余管理。

 

Lennox (2005)研究高级管理人员与会计师事务所有关联对审计质量的影响。The SarbanesOxley Act, SEC, the Independence Standards Board (ISB) 认为,如果管理者以前在现任公司的审计公司工作过,这将损害审计质量。The SarbanesOxley Act要求审计师在参与某一公司审计后一年内不能受雇于这家被审计公司。ISB认为这种关联关系将通过两种方式损害审计质量:(1)审计小组成员可能对以前的同事过度友好或尊敬,所以他们可能不愿意改变他的主张;(2)前任审计师可能相当熟悉审计公司的检查模式,所以他可以绕开这种设计。Lennox提出两个问题:(1)高级管理人员和他们公司的审计公司之间什么时候关联发生?(2)这种关联损害审计质量吗?

Lennox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三个假设:假设1:其他情况不变,无保留意见(clean opinion)更容易在审计公司与客户管理人员有关联时发生;假设2:其他情况不变,在给出无保留意见后,有关联关系的审计师比无关联关系的审计师离开公司的概率较低;假设3:其他情况不变,不利审计意见和管理者的离职对有关联关系的审计师的影响要比对无关联关系的审计师的影响更大。

Lennox提出检验假设1的模型,如公式(1)所示,Mi i公司收到不利审计意见时取值为1,收到无保留意见是取值为0AFFi ti公司至少有一位有关联关系的审计师时取值为1,无关联关系的审计师且至少有一位有CPA经验的管理人员取值为0。检验假设23的模型如公式(2)所示,DEPj 当审计师(管理者)j在给出审计意见后一年内离开审计公司时取值为1,其他为0AFFj 管理者j与审计公司有关联取值为1,其他为0Mj 管理者j的公司前期收到不利审计意见取值为1,其他为0

 

Lennox的样本是SEC的电子计算机会计数据库(COMPUSTAT)记录的1995年至1998年的28292个审计意见。COMPUSTAT将审计意见分为5种:(1)无保留和未更改审计意见(unqualified and unmodified);(2)无保留和更改审计意见(unqualified but modified);(3)附保留意见(qualified ‘except for’);(4)拒绝表示意见(opinion disclaimers);(5)不利意见(adverse opinions)。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Lennox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都得到支持。

 

Jenkins, KaneVelury (2006)研究美国九十年代后期盈余管理质量是否下降及行业专家审计师是否能有效抑制这种下降。Jenkins, KaneVelury用两个指标代表盈余管理质量:任意应计(DA)和盈余反应系数(ERC)

Jenkins, KaneVelury的样本11990年至1996年的年度报告的DAERC信息,样本21997年至1999年的年度报告的DAERC信息。其中共6370DA2436ERC。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Jenkins, KaneVelury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在1996年后期,公共交易公司报告较多的任意应计和较少的收入返还系数,表示盈余管理质量普遍降低。高质量审计师,特别是行业专家,能部分抑制盈余管理质量的下降。

 

第二节 审计质量的作用

Beatty1989)研究审计质量和IPO价格的关系。前人的研究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1IPO的初始收益与证明会计报告的审计公司的声誉负相关;(2)雇佣高质量审计公司支付的溢价与IPO客户的初始收益负相关。通常认为雇佣知名审计公司将增加IPO价格,减少初始收益。审计师声誉的两个代表变量是:审计公司规模和审计费用。Beatty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假设:审计公司声誉和IPO初始收益负相关。Beatty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1)至(5)所示,模型中各变量的含义如名称所示。

    

Beatty的样本是1975年至1984年的2215IPO公司,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Beatty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得到支持。那些付给注册审计师溢价的客户带给投资者的初始收益较少。

 

MenonWilliams1991)从客户和投资银行家的视角出发研究审计师可信性度对股票首次发行(IPO)的影响。信息不对称问题导致在公司股票公开上市时对可信的审计师的需要。企业家通过选择有声誉的审计师来向他人传递将来会盈利的信号。因为关于股票公开上市的信息是有限的,所以雇佣有声誉的审计师表现监督成本优势。投资银行家要依据已审计过的财务报表来证明公司的价值和决定是否包销股票,所以他们喜欢可信的审计师。投资银行家在公开发行股票时有两种方式:证券经销商和证券包销商。这就带来两种销售合约:firm commitment和最低售价(best efforts)。在FC合约中,银行家具有证券经销商和证券包销商的功能,他以低于销售价格的价格购买发行的证券,然后再将他们卖给投资者。在BE合约中,投资银行家许诺尽可能的卖掉发行的证券,但是对未发行的证券没有责任。

MenonWilliams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两个检验模型如下所示,公式(1)中AUDCHG是哑变量,客户选择国有或Big 8的审计师取代地区性的审计师取值为1,客户仍雇佣地区性同一审计师其他为0IBANK表示投资银行的级别(按4级量度,1表示最高声誉);DILUTE表示由于招股而稀释的股东所有权的比率;TYPE表示销售证券的方式,采取BE取值为1,采取FO取值为0SIZE表示公司招股后的规模;GROWTH表示公司增加的规模。公式(2)中COMP表示投资银行家的报酬;SDRET是在销售后市场(二级市场)公司收益的标准差;PROCEEDS是发行股票的收益的对数;DILUTE表示由于招股而稀释的股东所有权的比率;AGE是客户的年龄;IBANK表示投资银行的级别(按4级量度,1表示最高声誉);(CPATYPE1CPATYPE2)表示客户雇佣的审计师的级别,CPABig 8的审计师取值为(00),CPA是国有公司的审计师取值为(10CPA是本地区的审计师取值为(01)。

 1

2

MenonWilliams的样本是,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MenonWilliams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较少公司在公开招股时有更换审计师的愿望,然而,大部分有由小审计公司转换为大审计公司的客户,更多的是因为审计师的信任度。客户选择大审计公司是为了雇佣有声誉的投资银行家和签定FC协议招股,同时希望比那些仍与小审计公司合作的公司发展的规模更大。在FC协议的样本中,投资银行家的报酬受公司审计师的影响,但在国有会计公司的客户和本地会计公司的客户之间并未发现报酬有差异。在BE协议的样本中,审计师对报酬的影响很弱,投资银行家对更有声誉的审计师的喜好程度也较低。

 

TeohWong1993)研究big8non-big8的审计质量和盈余反应系数的不同。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TeohWong提出如下两个假设:假设1:收益报告的质量是ERC重要的决定因素;假设2:审计师的可信度随着审计师规模的增加而增加。

TeohWong的样本有两组。样本1是同一行业但信息环境有差异的相匹配的公司,这里的匹配是指big8的客户和non-big8的客户在同一行业且规模相近。样本2是更换审计师公司,且是跨级别的更换。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TeohWong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big8的客户盈余反应系数比non-big8的客户明显要高。

 

JangLin (1993)研究审计质量和股市交易量的关系。有人认为大会计公司有较好的声誉,与小会计公司相比有更多的理由最小化审计错误,结果大会计公司有较高的审计质量。也有人认为投资者对可信度较高的信息的反应开始是较强的,但是具有较小的持久性。如果八大事务所的审计质量被判定明显高于非八大,那些由八大事务所审计过的公司信息公布后,公司的交易量前期将大于非八大审计过的公司,但是很快将会减少。有人认为股票首次发行的交易量是研究信息影响市场行为的最好指标。JangLin选择IPO作为会计信息,他认为独立审计师的声誉将影响到已公布信息的可信度,因而直接影响IPO的市场价值和交易量。

JangLin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两个假设:假设1:由八大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公司,股票首次发行的第一个交易日的交易量将大于非八大审计的公司;假设2:由八大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公司,股票首次发行的第一个交易日之后的交易量将小于非八大审计的公司。JangLin提出的计量交易量的变量V如公式(1),检验模型如公式(2)所示,公式(2)中,VOL表示i公司一个期间的交易量;AUDDUM是哑变量,IPO公司选择Big Eight取值为1,其他为0UWDUM是哑变量,IPO公司选择有声誉的证券包销商取值为1,其他为0EXDUM是哑变量,IPO公司选择在NYSEAMEX进行交易取值为1,其他为0LASSET表示在IPO之前,公司总资产的自然对数;UDPR表示交易第一天的市场返利(underpricing);LOFFSZ表示从IPO获得的总收益的自然对数;RETAIN表示老股东持有的股份;PR表示IPO股票首个交易日的收盘价格。

JangLin的样本是19861月至19878月的680IPO公司,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JangLin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1Big Eight的客户IPO的第一个交易日的交易量大于non-Big Eight的客户。(2)尽管在随后的交易日里情况没有太大差别,但是在第六天出现反转。从第六天到第三十天的多数交易日,Big Eight的客户的日交易量小于non-Big Eight的客户。研究发现non-Big Eight的国有和地区公司之间审计质量没有显著的差异。

 

ClarksonSimunic (1994)研究IPO市场对审计质量的需求。Datar, FelthamHughes (1991)认为发行新股票时,公司更有可能选择高质量的审计师,同时当未来现金流的公司特定风险增加时,维持较低的所有权。ClarksonSimunicDFH研究的不同之处在于用加拿大的数据来检验在法制环境里的IPO,在加拿大审计师的诉讼风险和成本要低于美国。ClarksonSimunic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对DFH的边际需求理论进行检验,DFH的理论预测高质量审计师的增量收入(边际收入)在公司特定风险下将增加。第一个检验:当公司未来现金流的公司特定风险增加时,对公司价值有私人信息的新股发行者将更可能选择高质量的审计师。第二个检验:那些选择高质量审计师的较高风险公司的企业家的持股比例将低于那些选择低质量审计师的较低风险公司的企业家的持股比例。

ClarksonSimunic的样本是多伦多股票交易市场1984年至1987174IPO公司的招股说明书和第一个60个交易日的价格记录。根据上述样本,ClarksonSimunic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在加拿大审计质量和风险正相关,在加拿大和在美国二者的关系有显著差异;在加拿大相关平均持股比例与DFH预测的一致。

 

Craswell, FrancisTaylor (1995)研究审计品牌声誉和行业专业化对审计费用的影响。审计费用的溢价(premium)包括两个部分:(1)普通品牌溢价,表现为品牌发展和维持的正相关回报;(2)行业专业化溢价,表现为Big 8为了行业专业化的投入的正相关回报。Craswell, FrancisTaylor认为行业专业化将增加Big 8审计师在这个行业里的声誉,但是这将要求审计师专业技术的进步超过其他审计公司普通的专业技术。此外,专业技术上的投入要求一个正相关的回报,这就导致审计费用的溢价(premium)。

Craswell, FrancisTaylor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三个假设:假设1:在那些没有专业审计师的行业里,Big 8审计师的审计费用高于non-Big 8;假设2:在那些有专业审计师的行业里,非专业的Big 8审计师的审计费用高于non-Big 8;假设3:在那些有专业审计师的行业里,专业的Big 8审计师的审计费用高于非专业的Big 8Craswell, FrancisTaylor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所示:

公式中,LAF表示总审计费用的自然对数;LTA表示总资产的自然对数;Sub表示分公司数量的平方根;Current流动资产与总资财之比;Quick表示速动比率;DE表示长期负债与总资产之比;ROI表示息税前利润与总资财之比;Foreign表示在国外分公司的比例;Opin是哑变量,保留审计意见取值为1,其他为0YE是哑变量,期终不是630日取值为1,其他为0Loss是哑变量,过去三年亏损取值为1,其他为0Auditor是哑变量,Big 8是或专家取值为1,其他为0

Craswell, FrancisTaylor的样本是1987年澳大利亚1484家上市公司的年度报告和审计费用,样本包括23个行业,其中Big 8的客户862家(204家公司与专业的Big 8审计师签订合同),non-Big 8的客户622家。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Craswell, FrancisTaylor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得到支持。

 

Hogan1997)研究在IPO市场中审计质量的成本和收益的关系。IPO市场需要高质量审计师向投资者提供关于公司价值的信息和减少削价。随着公司特定风险的增加,高质量审计师提供的边际收益要超过低质量审计师。然而对高质量审计师来说,边际成本也可能较高。有人认为风险和选择Big8缺少正相关关系可能是因为客户特定风险对审计费用的影响。如果Big8索取的风险额外收入高于non-Big8,那么,选择Big8的成本增量可能超过收益增量。

Hogan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两个假设:假设1:企业家对审计师类型的选择存在自我选择偏见;假设2:企业家选择审计师以使削价和审计师报酬的总成本之和最小化。Hogan提出的检验模型如下:

公式(1)表示企业选择Big6的总成本均值,TC表示削价加审计师报酬的总成本。公式(2)表示企业选择non-Big6的总成本均值。

公式(3)检验审计成本,其中i表示公司选择Big6取值为1,其他为0TC表示收盘价减去IPO价格加上审计师报酬;PRESTING1是哑变量,CarterManasterCM)证券包销商等级在37.5之间取值为1,其他为0PRESTING1是哑变量,CarterManasterCM)证券包销商等级在89(最高声誉)之间取值为1,其他为0LNASSETS表示总资产的自然对数;LNOFFVAL表示总销售证券价格的自然对数;INDRISK是哑变量,公司在高诉讼风险行业取值为1,其他为0UNITTYPE是哑变量,证券由一个单位销售取值为1,其他为0INVOWN表示在IPO中公司提供给公众的证券的比例;RISKFACT表示招股说明书中风险因素的数量。    

公式(4)检验Big6non-Big 6的审计成本的区别,其中AUDQUAL公司雇佣Big6取值为1,其他为 0       

Hogan的样本是19901月至19923692IPO公司,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Hogan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得到支持。成本和收益的抉择将导致高风险客户选择较低质量的审计师。

 

FirthLiau-Tan1998)研究审计质量对IPO市场价格的影响。招股说明书通常包括报表和相关信息(编制报表的会计师和公司的审计师)。公司雇佣有声誉的审计师传递出招股事件是可信的信号。LelandPyle1977)认为投资者用所有权比率作为公司价值的信号,如果企业家愿意投资这个企业,那么这就是对IPO有信心的信号。SimunicStein1987)认为审计质量与招股说明书中的风险负相关,而ClarksonSimunic1994)用加拿大的IPO数据的到的结果是审计质量与IPO风险正相关,审计质量与公司价值正相关。加拿大与美国相比,人们不喜欢诉讼,这就可能影响高声誉的审计师避开风险客户。

FirthLiau-Tan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两个假设:假设1:具有较高企业特定风险的IPO公司有选择具有高审计质量的审计师的动机。假设2:如果具有高审计质量的审计师在招股说明书上出据报告,报告上的信息(资产,预期利润)将给公司带来较高的股票市场价格。在此基础上,FirthLiau-Tan提出的检验模型如公式(1)所示:

AUDITOR=β01ASSETS+β2UND+β3LEVER+β4SRISK+β5AGE+β6INSIDE     (1)

公式(1)中,AUDITOR 表示CPABig 8的审计师取值为1,其他为0; ASSETS招股后的总资产;UND是是哑变量,包销商是DBS Bank, Overseas Chinese Banking Corporation, United Overseas Bank, Standard Chartered, UMB, SIMB, M.Rothschild, and Morgan Grenfell取值为1,其他为0LEVER表示总负债/总资产;SRISK表示variance of residuals from the market model using 60 daily returns after the IPO listing; AGE表示公司成立年数; INSIDE表示企业发生新交易后持有的股票股数与IPO后的股票股数之比(the number of shares held by the entrepreneurs after the new issue divided by the number of shares in issue after the IPO)。

FirthLiau-Tan的样本是新加坡证券交易所1980年至1994年的132IPO公司,根据这个样本和上述模型,FirthLiau-Tan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得到支持。

 

JeongaRhob (2004)研究在韩国这样的国家,审计质量、审计公司规模、任意应计项目管理和审计师变更决定的关系。JeongaRhob认为韩国的制度设计不能激励审计师提供高质量的审计服务,那么,在这种情况下Big6的审计师是否会提供比non-Big6要高的审计质量呢?财务报告夸大利润将可能使审计师遭到诉讼,因此Big6审计师更可能反对客户通过账户管理增加利润。但上述现象出现在如果审计师提供低质量审计他面临高诉讼风险的国家。然而,在那些低诉讼风险的国家里,审计师不可能选择高质量审计。

JeongaRhob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三个假设:假设1:在给定的韩国制度环境中,Big6的客户和non-Big6的客户公布的任意应计项目(discretionary accruals)的水平很可能相同;假设2:当审计师提供高质量审计服务的奖励低时,审计师由non-Big6变更为Big6的公司和审计师由Big6变更为non-Big6的公司公布的任意应计项目的水平很可能相同;假设3:当审计师提供高质量审计服务的奖励低时,审计师由non-Big6变更为Big6的公司与审计师由Big6变更为non-Big6的公司相比,更没有可能增加公布的任意应计项目的水平。

JeongaRhob的样本1是韩国股票市场1994年至1998年的2117家公司(用来检验假设1),样本21995年至1998年审计师变更的公司(用来检验假设2和假设3)。根据这个样本,JeongaRhob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假设123得到支持。Big6客户和non-Big6客户的任意应计项目(discretionary accruals)无显著差异;审计师由non-Big6变更为Big6的公司和审计师由Big6变更为non-Big6的公司任意应计项目无显著差异。

 

参考文献

Bauwhede,H.V., Willekens,M., Gaeremynck,A.  Audit firm size, public ownership, and firms’ discretionary accruals management.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ccounting 38 (2003) 1–22

Beatty,R.P.  Auditor reputation and the pricing of initial public offerings. The Accounting Review, Vol.64, No.4 (Oct.,1989), 693-709.

Bonner,S.E., Lewis,B.L. Determinants of auditor expertise.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Jouranl of Accounting Research,Vol.28, Studies on Judgment Issues in Accounting and Auditing.(1990),pp.1-20.

Craswell,A.,T., Francis,J.R., Taylor, S.L. Auditor brand name reputations and industry Specializations.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 , 20(1995), 297-322.

Chen,C.J.P., Shome,A., Su,X. How is audit quality perceived by big 5 and local auditors in China? A preliminary investigatio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uditing,Int.J.Audit.5:157-175(2001).

Clarkson,P.M., Simunic,D.A.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audit quality, retained ownership, and firm-specific risk in U.S. vs. Canadian IPO markets.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 17 (1994) 207-228.

Copley,P.A.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Municipal Disclosure Practices and Audit Quality.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Public Policy, 1O, 245-266 (1991).

Chan, K.H., Mo, P.L.L.  Ownership Effects on Audit-Detected Error

Characteristics: An Empirical Study in an Emerging Economy.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ccounting, Vol. 33, No. 2, pp. 235-261

Davis,L.T., Ricchiute,D.N., Trompeter,G.  Audit effort, audit fees, and the procision of nonaudit services to audit clients. The Accounting Review, Vol.68, No.1 (Jan., 1993),135-150.

Deis,D.R., Giroux,G.A. Determinants of audit quality in the public sector. The Accounting Review, Vol.67, No.3 (Jul.,1992), 462-479.

Datar, S., G.A. Felthan, and J.S. Hughes, 1991, The role of audits and audit quality in valuing new issues,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 14, 3-49.

De Beelde,L. An Exploratory Investigation of Industry Specialization of Large Audit Firms.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ccounting, Vol. 32, No. 3, pp. 337-355

Elitzur,R., Falk,H. Planned Audit Quality.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Public Policy, 15, 247-269 (1996)

Firth,M.,  Liau-Tan, C.K. Auditor quality, signaling, and the valuation of initial public offerings. Journal of Business Finance and Accounting, 25(1)&(2), January./March. 1998,0306-686X

Feltham,G.A., Hughes,J.S., Simunic,D.A. Empirical assessment of the impact of auditor quality on the valuation of new issues.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 14 (1991) 375-399. North-Holland.

Goodwin,J., Seow,J.L.  The influence of corporate governance mechanism on the quality of financial reporting and auditing: Perceptions of auditors and directors in Singapore. Accounting and Finance , 42(2002), 195-223.

Hogan, C.E. Cost and benefits of audit quality in the IPO market: A self-selection analysis. The Accounting Review, Vol.72, No.1 (Jan.,1997), 67-86.

Jenkins,D.S., Kane,G.D., Velury,U. Earnings quality decline and the effect of industry specialist auditors: An analysis of the late 1990s.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Public Policy, 25 (2006), 7190.

Jang,H-Y, J., Lin, C-J.  Audit Quality and Trading Volume Reaction: A Study of Initial. Public Offering of Stocks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Public Policy, 12, 263-287 (1993)

Jeonga,S.W.,  Rhob,J. Big Six auditors and audit quality: The Korean evidence.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ccounting 39 (2004) 175–196.

Libby,R., Frederick, D.M. Experience and the ability to explain audit findings.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Vol. 28, No.2.(Autum,1990),pp.348-367.

Lauer,T.W., Peacock,E. Experienced auditors’ information acquisition: A research note utilizing questioning methodology. British Accounting Review (1993)25,243-256.

Lennox, C. S. Audit quality and auditor size: An evaluation of reputation and deep pockets hypotheses. Journal of Business Finance and Accounting, 26(7)&(8), Sept./Oct. 1999,0306-686X

Lennox, C. S. Audit quality and executive officers’affiliations with CPA firms.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 39 (2005), 201231.

Libby, R., Tan, H-T. MODELING THE DETERMINANTS OF AUDIT EXPERTISE. Accounting Organizations and Society, Vol. 19, No. 8, pp. 701-716, 1994.

Lennox, C.S. Non-audit fees, disclosure and audit quality. The European Accounting Review 1999, 8:2, 239–252

Lee,P., Stokes,D., Taylor,S., Walter,T.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audit quality, accounting disclosures and firm-specific risk: Evidence from initial public offerings.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Public Policy, 22 (2003), 377400.

McDaniel, L.S. The effects of time pressure and audit program structure on audit performance.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Vol. 28, No. 2. (Autumn, 1990), pp. 267-285.

Menon, K., Williams,D.D. Auditor credibility and initial public offerings. The Accounting Review, Vol.66, No.2 (Apr.,1991), 313-332.

Meixner,W.F., Welker, R.B. Judgment Consensus and Auditor Experience: An examination of organizational relations. The Accounting Review, Vol.63, No.3 (Jul.,1988), 505-513.

O’Keefe,T.B., Simunic,D.A., Stein.M.T. The production of audit services: Evidence from a major public accounting firm.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Vol. 32, No.2.(Autum,1994),pp.241-261.

Pincus,K.V.,Bernardi,R.A., and Ludwig,S.E. Audit effectiveness versus audit efficiency: Are the two in conflic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uditing Int. J. Audit. 3:121-133(1999)

Sharma, D.S., Sidhu.J.  Professionalism vs commercialism: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non-audit services(NAS) and audit independence. Journal of Business Finance & Accounting,28(5)&(6),June/July 2001,0306-686X.

Tan,H-T., Libby,R. Tacit managerial versus technical knowledge as determinants of audit expertise in the field.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Vol. 35, No.1.(Spring,1997),pp.97-113.

Teoh,S.H., Wong,T.J. Perceived auditor quality and the earnings response coefficient. The Accounting Review, Vol.68, No.2 (Apr.,1993), 346-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