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内部转移价格

第三章 内部转移价格

   各责任中心之间发生的交易必须按一定的价格进行结算,内部转移价格是管理控制的重要机制,具有多种功能和多种形式,不同的功能选择和形式选择又会引致不同的后果。本章对这一问题做一简要概述,包括的具体内容如下:

★企业内部转移的选择;

★跨国公司内部转移价格。

 

第一节 企业内部转移的选择

组织扁平化和分权管理是现代企业管理发展的趋势,这种趋势主要强调的是发挥分部的积极性。与此相适应,另一个问题是如何协调各内部单位的行为,使企业作为一个整体发挥作用,以实现企业战略目标。因为如果只强调分部积极性,不讲协调,则分部就没有必要存在于企业,市场能解决的问题没有必要借助企业。 那么,如何协调各分部的行为呢?内部转移价格是其中的重要手段和机制。综观发达国家对内部转移价格研究,基本上是从以新古典经济学为基础,到以组织理论为基础,再到以交易成本经济学为基础。所以,基本上分为三个阶段,以新古典经济学为基础的转移价格,以组织理论为基础的转移价格,以交易成本经济学为基础的转移价格。

 

一、以新古典经济学为理论基础的内部转移价格

新古典经济学的基本理念是利润最大化和个人理性。以此为基础,转移价格主要研究使什么样的转移价格能使企业整体利润最大化。从研究方法来说,主要有两种,一是描述性的理性分析(Cook1955),二是用数学方法来求证最优转移价格(Hirshlefer1956William J.Baumol and Tibor Fabian1964Mohanmed Onsi1970)。

Cook1955)是描述性分析的代表,他认为内部转移价格是在分权管理的基础上产生的,在这种背景下,利润中心的管理者应该要权决定是发生内部交易还是外部交易。以此为基础,内部转移价格要满足以下二点条件:能增加企业利润的交易一定要发生;总部不能强迫其选择内部交易。如果这两个条件同时具备,则增加责任中心利润的交易一定会同时增加企业整体利润。以这两个条件为标准,他分析各种内部转移价格的优点和缺点。

★市场基础价格。市场基础价格具有以下优点:一是同时满足上述两个条件,二是能提供与竞争者相比较的真信息,有利于高层决策者决定企业资源分配。但是,当责任中心有闲置生产能力时,采用这种价格可能不利于企业整体利润最大化,从而破坏第二个条件。

★成本基础价格。这种价格是优点主要在于三个方面:一是有利于激励供应者降低成本,由于以成本为转移价格,供应者的利润只能来源于成本降低;二是激励直接对外的责任中心对外销售,因为它的成本是真实的企业成本,以此为基础的销售决策将会在利于企业整体利润最大化;三是简单。但是,缺点是,不对外的内部责任中心,可能没有积极性对内交易,如果有外部市场,可能寻求外部机会,而高层管理者可要能会限制这种行为,从而破坏第二个条件。

★成本加成转移价格。在成本基础价格下,生产者没有利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成本的基础上,加上一定的利润,一般是以投资额为基础,加上一定的投资利润额。这样解决了生产者的积极性问题。但是,同时带来了直接对外销售者的积极性问题,如果每个生产者都加上一定的利润,则直接对外销售者的产品成本中是包括了前面生产者的利润的。这就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销售者的成本高于市场价格,只要发生销售就会有亏损,从而不愿意销售。而实际情况是,亏损销售也是对企业整体利润最大化在利的,第一个条件被破坏。

★成本加利润分成。由于成本加成的上述缺点,就生产了成本加利润分成方法。这种方法的基本思想是,内部转移价格以成本为基础,最后对外销售生产的利润,采用一定和方法在各责任中心之间进行分配,每个责任中心的管理者既能从本中心的成本降低中获益,也能从产品对外销售利润中获益。这种方法看似解决了矛盾,但是,缺点包括:一是在主观成份,利润如何分这其中有很大的主观成份,责任中心管理者的激励方案中,成本降低和利润分成各占多少份额,也是主观确定的;二是生产责任中心对利润无法施加影响,是他们的不可控因素,而将他们的激励建立在他们的不可控因素上是在问题的。

★协商定价。看来,上述方法均在问题,怎么办呢?有人提出了协商定价方法,由各责任中心管理者自由协商来确定内部转移价格。这种方法将矛盾由各责任中心管理者自己解决,既然是分权管理,也是一种办法。但是,这种方法需要耗费责任中心管理者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并且可能歪曲各责任中心的真实信息。

所以,Cook的结论是没有万能的转移价格。

  以数学方法来求证最优转移价格的较多,Hirshlefer1956)论证的结果是,在企业整体利润最大化这个前提下,边际成本是最优内部转移价格。Baumol

Fabian1964)将数学规划的方法引入内部转移价格的确定,得出的结论是条件不同,价格不同,没有万能的价格。Mohanmed Onsi1970)在企业整体利润最大化这个前提下,用数学方法证明了其它方法的不合宜性和机会成本的合宜性。

机会成本包括两种情况,在有外部市场的情况下,外部市场价格就是机会成本;在没有外部市场的情况下,机会成本就是资源投入生产其它有外部市场的产品的市场价格。

WatsonBaumler1975)认为,描述性方法以新古典经济学观点为基础,将内部转移价格问题类同(analogy)外部价格问题,将问题过于简化。而数学方法的局限性有三个方面:一是以整体利润最大化为前提,所以,从本质上来说,是以集权为前提的,对责任中心的自主权问题考虑不够;二是对组织环境考虑过于简单,并且假定环境不变;三是对数学本身的问题考虑多,而对模型的组织含义考虑不够。

 

二、以组织理论为基础的内部转移价格

以组织理论为基础的内部转移价格(Watson andBaumle,1975; Swieringa and Waterhouse,1982)认为转移价格是产生于一个社会环境之中(组织环境或社会经济环境),必须以这个环境为基础来提出解决办法。

WatsonBaumle1975)是这个领域的开先河者,他们以LawrenceLorsch的组织理论(Lawrence and Lorsch,1967 )为基础,认为现代组织面临的一个中心问题是不确定性,包括环境不确定性和技术不确定性。分权是对这种不确定性的反映(response)。为了应对不确定性,组织设计要体现差异化(differentiation),因为不同的内部单位有不同的功能,会面临不同的不确定性,需要不同的决策规则和工作模式,所以,差异化是组织设计中必须考虑的首要问题。但是,组织是一个整体,要想成功,各内部单位必须协同(integration)。所以,差异化和协同是组织管理的两个主要方面。

会计系统是组织管理系统的一个方面,也必须围绕差异化和协同来做工作。从差异化来说,会计系统应该将其作为一个前提,会计系统的设计要适应差异化,体现差异化,如不同责任中心的提出就是适应和体现差异化。同时,会计系统还要促进协同,由于会计本身就是由规则和程序组成,所以,在协同方面可以发挥作用。当一个组织的差异化问题容易解决而主要面临的是协同问题时,会计要主要在协同方面发挥作用;当一个组织协同问题容易解决,所面临的主要是差异化问题时,会计主要应该在差异化方面发挥作用。

内部转移价格是会计系统的组成部分,有多种方式,每一种方式在解决差异化和协同方面的作用是在区别的,应该分析组织所面临的是差异化问题还是协同问题,然后再选择适宜的转移价格。

以组织理论为基础的另二位代表性人物是Swieringa and Waterhouse1982),他们引入四种组织理论模式,以此为基础来讨论内部转移价格问题。第一种是行为模式(behavioral model),由CyertMarch1963年提出,将组织视为组织成员的合作体,这个合作体中的成员有不同的需求、变化的关注焦点,组织具有的有限能力来同时解决这些问题。所以,这种组织行为理论关注的重点是目标、期望和行为选择。第二种是垃圾桶模式(garbage can model),由MarchOlsen1972年提出,由CohenMarch1974年完善,不仅组织视为通过协商解决问题的一人结构,还将组织视为一个可选择的行动集合。这种模式重点关注四个方面:问题、解决办法、参与、可选择的机会,并且将决策视为上述四个方面的产出。第三种是组织模式(organizing model),由Weick1969年提出,并于1979年完善,这种理论将organization换成organizing,是为了扬弃前者含有的静止和僵硬的内容,从而强调动态、节奏、时间、次序、相互关联和松散联系,基本的理念是相互关联,一个成员行为,其它成员做出反映,成员根据其它成员反映修正自己的行为。第四种是市场和科层模式(the markets and hierarchies model ,即简单的Williamson市场和科层相互关系模式。

在各种组织理论模式下,讨论一个造纸公司内部转移价格的案例,得出的结论是,同样的问题,不同的理论模式有不同的解释。

 

三、以交易成本经济学为基础的转移价格

交易成本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有用的分析框架,许多会计学家用这框架来分析内部转移价格(Eccles, 1985;Spiser,1988;Emmanuel and Mehafdi,M.,1994.;Trevor Boyns and Edwards and Emmanuel,1999;Jeltji van der Meer-Kooistra, 1994; Colert andSpicer, 1995Sujatha Perea and McKinnon and Harrison, 2003),并且取得了较好的效果。目前,以交易成本为基础的内部转移价格的研究已经成为主流。下面,我们介绍几个代表性的成果。

(一)Eccles的研究

Eccles1985)以交易成本经济学为基础,采用理论推导和实证的方法,提出了一个转移价格的描述性理论。这个理论认为,转移价格依赖于组织的垂直一体化战略和多元化战略,不同的垂直一体化和多元化组合决定了不同的交易要采用不同的转移价格。表31展示了这两个维度下的交易情况及相应的内部转移价格选择。

 

 

31 Eccles的转移价格分析模式

垂直一体化

程度

多元化程度

合作的(cooperative

硬性规定(mandated

完全成本

协作的(collaborative

硬性规定(mandated

市场基础价格

集合性的(collective

没有转移定价

竞争的(competitive

交易自由

市场价格

 

 

 

 

 

 

 

 

 

  (二)Spiser的研究

Spiser1988)以交易成本经济学为基础,根据投资资产专用化程度将内部交易的产品分为异质的、顾客化的和标准的这三种情况。同时,根据的稳定情况,将交易区分为稳定的交易、年度变化的交易和月度变化的交易。在对交易的上述分析之后,提出了不同交易的转移价格选择。表32列示了不同情况下的转移价格之选择。

32 Spise的转移价格分析模式

内部交易

变化情况

交易相关专门投资程度

适中

异质的

idiosyncratic

顾客化的

customised

标准的

standard

稳定

制造成本

 

 

年度变化

 

制造成本或协商定价

 

月度变化

 

 

市场价格

 

没有有效的竞争,具有独特之外

短期的差异化

竞争性的外部市场

 

  (三)EmmanueMehafdi的研究

Ecclesr的模式及Spiser的模式都存在两个问题,一是与现实不一致,对许多现实问题无法解释;二是他们所界定的价格选择情形不够多,有些情况下的价格选择在这两个模式中都没有涉及到。EmmanuelMehafdi1994)提出了一个新的框架,这个框架下的变量包括价值链、组织结构、分部自主权、交易属性和业绩评价及激励系统,将内部转移价格置于一个变量体系中来考虑。主要的变量及它们与内部 转移价格的关系如图31所示。

另外,Trevor BoynsEdwardsEmmanuel1999)以上述三种内部转移价格模式为基础,用这些模式来分析一个煤碳和钢铁联合企业内部转移价格的变迁,在肯定上述模式解释力的基础上,提出一些新的见解:内部转移价格是战略的实现工具,是保持责任中心相互关联程度的方法,公司历史及权力变迁也影响内部转移价格。

 

 

 

 
 

 

 

 

 

 

 

 

 

 

 

 

 

 

 

 

 

 

 

 

 

 

 

 

 

 

 

 

 

 

(四)JeltjiKooistra的研究

Jeltji -Kooistr1994)以交易成本经济学为基础,提出在分权管理的企业,必须有一个系统来协调各责任中心之间的内部交易,内部转移价格是这个系统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分析内部转移价格,必须将其置于这个协调系统中来分析。不确定性、信息不对称、资产专用性、内部交易决策相关的风险决定组织特征、交易特征和行为特征,这些特征的具体项目如下:

1.组织特征。包括:(1)组织结构,即权力和责任的分配,与内部交易相关的风险分配;(2)业绩评价方法和激励机制;(3)数据加工方法。

2.内部交易特征。包括:(1)交易环境的不确定性程度;(2)资产专用性程度;(3)交易的规模和频率。

3.参与者的行为特征。包括:(1)有限理性;(2)机会主义行为的可能性;(3)信息不对称程度,包括责任中心与总部的信息不对称及责任中心之间的信息不对称。

4.转移价格的特征。包括:(1)应用范围;(2)利润中心管理者在选择转移价格方面的权威,在选择交易者方面的权威;(3)转移价格的基础及定义;(4)内部交易发生的具体条款;(5)合同的包含性(embeddedness);(6)在内部交易方面,财务控制规则与管理控制规则之间的关系;(7)规则的制定者;(8)现行转移价格系统的运用时间有中期变化特点。

在上述三个方面的特征及其具体项目为基础,提出了以下三类九点假设:

第一类假设:关于总部与分部在内部交易方面合作方面的假设

假设1:高程度的资产专门化意味着内部交易的硬性规定。假设2A:如果存在高度的资产专门化,但是,总部与分部之间几乎没有信息不对称,总部可能会决定交易条款(价格,交货和付款期,成本或市场价格的定义,仲裁等等)。

假设2B:如果存在高度的资产专门化,同时还存在总部与分部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分部管理者可能会决定交易条款。假设3:如果资产专门化程度不高,分部管理者决定内部交易的合作方式。假设4:资产专用性特点影响交易各方的关系及他们与外部的关系。

第二类假设:关于交易协调系统的协调、数据加工和风险分配方面的假设

假设5:选择交易价格的方式及其它条款时,会尽可能与管理系统日常加工数据的方法相联系。假设6:权力和责任的配置系统、业绩评价系统、激励系统和内部转移价格系统会尽可能相互协调。假设7:当存在高度资产专门化和总部与分部高度的信息不对称时,交易双方会对交易相关的风险负责。

第三类假设:转移价格的差异和变化方面的假设

假设8:在同一企业,如果交易的组织特征和交易本身的特征不同,则可能会用不同的方法来协调不同的交易。假设9:组织环境的变化和交易特征的变化会引致内部转移价格的变化。

接着,Jeltji Kooistr以案例研究的方法来检验上述假设,研究的具体对象是责任中心内部的交易,不是整个企业,也不是责任中心。研究结果如表33所示。

33 内部交易的特点和转移价格制度

企业、利润中心及内部交易

资产专用化程度

信息不对称程度

不确定性程度

内部交易:硬性确定或不硬性确定

交易价格:命令或不命令

基本的价格形式

合同条款:总部或分部

DSM Limburg BV(责任中心)

管理活动

硬性规定

命令

完全成本

总部

服务

不硬性规定

不命令

协商定价

分部

DSM Research BV(责任中心)

研究与开发

硬性规定

命令

完全成本

分部

Computer Centrum Nederland BV(责任中心)

通讯

硬性规定

命令

完全成本

总部和分部

电子数据加工或系统发展

中等

中等

不硬性规定

命令

市场价格

分部

Akzo Salt and Basic Chemicals BV(责任中心)

与其它事业部之间的交易

高(与总部)

中等

硬性规定

规定最高价格

协商

分部

严格的事业部内部的交易

中等

硬性规定

命令

市场价格

总部

Akzo Chemicals BV(责任中心)

与其它事业部之间的交易

高(与总部)

硬性规定

规定最高价格

协商

分部

中间产品

中等(事业部之间)

硬性规定

命令

协商

分部

Lever Nederland(Unilever) (责任中心)

战略产品

中等

硬性规定

命令

完全成本

总部和分部

非战略产品

中等

不硬性规定

不命令

完全成本

总部和分部

 

案例研究的结果证实上9个假设。在此基础上,他们提出了内部交易协调的一般模型如图32所示。

 

 

 

 

 

 

 

 

 

 

 

 

 

 

 

 

 

 

 

 

 

 

 

 

 

 

 

 

 

(五)ColerSpicer的研究

ColerSpicer1995)以交易成本经济学和波特(Porter)的竞争优势理论为基础,以责任中心为分析对象,提出了影响内部交易及转移价格的各种因素,包括责任中心的战略地位、责任中心组织地位、责任中心资产专用性,在此基础上,以责任中心为分析对象,用案例分析的方法看内部交易如何进行及转移价格中制造成本的重要性。案例结果如表34所示。ColerSpicer的结论是责任中心的战略地位、责任中心组织地位及责任中心资产专门化程度决定责任中心交易的自由程度及制造成本在转移价格中的重要性。

34 责任中心战略地位、组织地位和资产专门化

对内部交易及转移价格的中影响

责任中心

责任中心的战略地位

责任中心组织地位

生产部门资产专用 化程度

对购买部门的购买限制

转移价格中制制造成本的权重

购买部门的资产专用化程度

对销售部门的外销限制

High-Tecb(公司)

集成电路技术分部

公司技术的来源,这些技术对公司最终产品非常重要

利润中心

对内部交易量在的限制很高,

其它情况下不高

对内部交易量大的严格限制,

其它情况下不限制

很重要

严格限制

集成板分部

外部利润来源和支持  战略的优质服务

利润中心

不高

不限制

不高,市场基础定价

不高

没有

Wide(公司)

电子板分部

重要技术和产品差异化来源

利润中心

对内部交易量在的限制很高

当生产能力的利用在问题时,严格限制

高,成本基础

不高

没有

印刷电路板分部

提供优质服务来支持战略

利润中心

对内部交易量大的有中等程度,其它不高

不限制

高,成本基础

不高

很严格

Continental Communications(公司)

集成电路板分部

独有技术来源

利润中心

对内部交易量大的严格限制

高,但是也重视市场价格

不高

非常严格

印刷电路板分部

提供优质服务来支持战略

利润中心

不高

不限制

不高,市场基础定价

不高

非常严格

Defense and Aerospace(公司)

电子板分部

外部无法获得的先进技术来源

利润中心

对复合模拟板高

对复合模拟板限制严格,集成板中等

高,成本基础

对有高新技术的产品高

中等

 

交易成本经济学是新制度经济学的主要内容之一,它强调研究现实世界中的真实问题,内部转移价格确实是现实世界中的真实问题。不可否认,以交易成本 经济学为基础的内部转移价格研究提出了诱人的理论框架,也得到了一些实证研究的检验。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实证研究都是案例研究,当然研究者已经注意到了案例研究对检验理论框架的局限性,所以,采用多案例研究或一个企业的转移价格变迁史研究,这当然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案例研究对检验理论框架的可信性,但是,案例研究终究是案例研究,在局限性是难以最终克服的。所以,要检验理论框架,必须做问卷为基础的实证研究。当然,从已的理论框架来看,进行问卷方法的实证研究难度较大,但是,这正是我们今后研究的努力方向。

 

第二节 跨国公司内部转移价格

对于跨国公司来说,内部交易超越国界,所以,其子分公司之间的交易价格就变得更加复杂,再加工母公司所在国家与东道国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各国政府对跨国公司内部交易价格也非常重视。本节对跨国公司内部转移价格做一简要概述,具体包括以下内容:跨国公司内部转移的选择和利用,各国政府对跨国公司内部转移价格的管制,其他问题。

 

一、跨国公司内部转移价格的选择和利用

对于内部交易,美国税法规定了三类计价方法,一是可比较无控制定价法(comparable uncontrolled price method),就是用与无关方的相同价格定价;二是成本加成定价法(cost plus method),就是在成本的基础上再加上一定的利润作为交易价格;三是再销售法(resale method),就是用再销售价格扣除一定的利润和费用作为内部交易价格。再销售法和成本加成法主要用于没有同类外部交易的内部交易定价。HalperinSrinidhi1987通过一个建立一个跨国公司资源分配模型,通过这个模型发现,在外国税率低于美国税率的情况下,这两种方法都会歪曲跨国公司资源分配。

Eryani, AlamAkHter1990)研究美国跨国公司内部转移价格的决定因素。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Eryani, AlamAkHter认为,影响跨国公司内部转移价格的因素可以分为六类:法规限制,公司规模,政治及社会稳定状况,东道国的经济限制,公司内部需要,东道国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各个因素与内部转移价格的假设如下:法规假设:法规变量对跨国公司越重要,越是倾向于采用市场基础定价。规模假设:跨国公司规模越大,越是倾向于采用市场基础定价。政治-社会假设:环境中的政治及社会因素越是不稳定,跨国公司采用市场基础转移定价的可能性越少。外部经济假设:外部经济限制越严格,跨国公司采用市场基础转移定价的可能性越少。内部经济假设:当公司内部经济条件需要较低的定价时,跨国公司采用市场基础转移定价的可能性越少。发展中国家假设:美国跨国公司在发展中国家的子公司越多,跨国公司采用市场基础转移定价的可能性越少。Eryani, AlamAkHter的变量设计如下:(1)依存变量:内部转移价格的类型是依存变量,分为市场基础和非市场基础两类,按哑变量处理。(2)解释变量:共有六个,第一个指标是法规限制,根据以下项目的5级量度确定:符合美国税法,符合东道国税法和关税条款,符合财务报告规范的要求,符合东道国关于反垄断及反倾销的条款;第二个指标是规模,按销售收入计算;第三个指标是政治及社会因素,根据以下项目的5级量度确定:东道国的各族政策,东道国的内战,东道国的宗教矛盾,东道国的人权状况。第四个指标是外部经济限制,根据以下项目的5级量度确定:汇率管制的存在,价格管制的存在,东道国对进口的限制,东道国通货膨胀情况。第五个指标是内部经济条件,根据以下项目的5级量度确定:增加外部子公司市场份额,增强部子公司竞争地位,外部子公司业绩评价。第六个指标是东道国是否是发展中国家,按哑变量处理,发展中国家取值为1,其他国家取值为0。根据上述设计,Eryani, AlamAkHter建立的检验模型如公式所示:

公式中,TPM表示跨国公司内部转移价格的类型,按哑变量处理,市场基础取值为1,非市场基础取值为0LEGAL表示法规因素,SIZE表示规模因素,POLS表示政治及社会因素,EXECON表示外部经济限制,INTECON表示内部经济限制,LDC表示发展中国家。根据上述设计,Eryani, AlamAkHter164个美国跨国公司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法规因素和规模因素是决定跨国公司内部转移价格的最重要因素。

GrubertMutti1991)研究三个问题,一是东道国税率与收入转移之间的关系,二是东道国税率与跨国公司直接投资之间的关系,三是东道国税率与跨国公司业务经营安排之间的关系。(1)东道国税率与收入转移之间的关系:GrubertMutti认为,如果跨国公司存在收入转移,则子公司税后盈利水平应该与东道国税率负相关,即东道国税率越高,跨国公司在该国的子公司的税后盈利水平应该越低,因素该子公司的利润已经通过内部转移价格或债务筹资安排等方式转移到母公司了。为了检验这个检验,GrubertMutti的变量设计如下:对于税率,应该有子公司实际税率和东道国名义税率之选择,GrubertMutti认为,从检验的目的出发,应该选择实际利率;对于税后盈利水平,GrubertMutti采用两个指标,一是调整后销售收入利润率,这个调整指子公司的销售收入中扣除与母公司的交易;二是子公司股权报酬率。同时,不同国家的盈利水平可能是有区别的,税率并不是影响税后盈利水平的唯一因素,所以,GrubertMutti以东道国的GDP增长率为控制变量。根据上述设计,GrubertMutti用美国制造业跨国公司(涉及29个国家)的数据进行分析的结果是与GrubertMutti的预期一致,即子公司税后盈利水平与东道国税率显著负相关。(2)东道国税率与跨国公司直接投资之间的关系:GrubertMutti认为,跨国公司在各国的投资决策应该遵守一个原则是,各国的风险调整后投资报酬率应该相等,以此为基础,从生产函数出发,推导出投资与税率及其他变量之间的关系。根据这种关系,GrubertMutti建立跨国公司在各国的投资除数如下:

公式中,LN NPE表示跨国公司在东道国的厂房和设备投资的对数,LN GDP表示东道国GDP的对数,LN GDDP/capita表示表示东道国人均GDP的对数,т表示东道国对于制造业的平均关税税率,te表示东道国实际平均有效税率,Distance表示东道国与美国的距离哑变量,加拿大和墨西哥氯酸盐取值为1,其他国家均取值为0V表示投资政策哑变量,非控制子公司取值为1,其他取值为0。根据上述设计,GrubertMutti用美国跨国公司(涉及33个国家)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跨国公司在东道国的厂房和设备投资与东道国税率显著负相关,即东道国税率越低,跨国公司越是倾向于在该国投资建立厂房和设备。GrubertMutti用同样方法还发现子公司非东道国销售与东道国税率显著负相关,即东道国税率影响跨国公司业务经营的安排。

Cravens Shearon1996认为,内部转移价格的目标决定选择什么形式的内部转移价格,而内部转移价格的目标又是由一系列的外部和内部条件所决定的。采用相同内部转移价格的企业由于其内外条件不同,可能目标是不同的,采用不同转移价格的企业可能会有关相同的目标。所以,研究内部转移价格,要首先确定其目标,然后都能选择恰当的形式,内部转移价格是实现目标的手段,是目标的解释变量,而不是其他各种与内部转移价格相关因素的依赖变量。Cravens Shearon研究两类目标下的内部转移价格,一是税务管理目标,即降低税税收负担;二是竞争地位目标,即增加盈利性。各种目标下的分析模型如下:(1)税务管理模型(tax management model):模型如公式所示:

公式各项目的含义如下:TOTTX表示总税负;TRANS表示跨国公司内部的国际交易;FSALEPER表示美国之外的销售收入与全球销售收入之比;METH1-3表示内部转移价格的方法,包括成本基础转移价格、市场基础转移价格和协商定价,按哑变量处理;SUBCTY表示子公司所涉及的国家数量;SUBNO表示子公司数量;DOMVIN表示国际转移价格与国内转移价格是否一致,按哑变量处理;NI表示全球净收益。2竞争地位模型(competitive position model):模型如公式所示:

公式各项目的含义如下:TROA表示全球资产报酬率;TRANSA表示跨国公司内部交易与全球销售收入之比;DIVERS表示产品差异化程度,按哑变量处理;EXTERNAL表示外部采购的可能性,区分可能和不可能两种情况,按哑变量处理;RDA表示研发支出与总资产之比;FSALEPER美国之外的销售收入与全球销售收入之比。根据上述设计,Cravens Shearon542家美国跨国公司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相同目标下,内部转移价格的类型较多,并不存在内部转移价格与目标的对应关系,必须以目标为基础,综合考虑其他因素一起都能决定内部转移价格的形式。

Cravens1997)认为,税负并不是跨国公司确定内部转移价格的唯一考虑,而是不同企业采用内部转移价格的目标不同。他对542家美国跨国公司进行问卷调查,以确定其内部转移的目标,调查结果如表35所示,证实了他的观点。

35 内部转移价格的目标

内部转移价格目标

比例(%)

税务相关目标

关税管理

4

符合税法

7

税负管理

40

小计

51

内部管理相关目标

公平的业绩评价

7

激励

9

促进目标一致

5

小计

21

国际营运

目标

现金转移的限制

2

竞争地位

21

反应实际成本和收益

5

小计

28

合计

100

 

1986年,美国通过了一项税制改革法案(Tax Act of 1986, TRA86),将最高企业所得税率从46%降低到34%ConoverNichols(2000)研究的问题是,这项税制改革之后,美国跨国公司通过转移价格进行收入转移的情况。ConoverNichols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提出如下假设:假设1:具有较多跨地区企业内部交易(intra-firm inter-geographic transfers)的企业支付的综合税率较低。假设2:具有较多跨地区企业内部交易的企业,在TRA86之前支持的美国税收较低,TRA86之后支持的美国税收较高。假设3:企业所跨越的地区之间税率差别较大时,如果具有较多跨地区企业内部交易的,不同地区之间所报告的盈利性差异会较大。假设4:具有较多跨地区企业内部交易的大企业支付的综合税率低于小企业。假设5:具有较多跨地区企业内部交易的大企业,在TRA86之前支持的美国税收较低,TRA86之后支持的美国税收较高。假设6:大企业所跨越的地区之间税率差别较大时,如果具有较多跨地区企业内部交易的,不同地区之间所报告的盈利性差异会较大。各个假设的检验模型如下:(1)假设1:检验模型如公式(1)所示,公式中各项目的含义如下:GLTAXj,t表示支付的税款总额与总资产之比,GLPROF j,t表示税前利润总额与总资产之比,TRANS j,t表示内部交易总额与销售收入总额之比,MN j,t表示跨国经营程度,用国外营业收入与全部营业收入之比表示,SIZE j,t企业规模,用总资产表示,IND j,t 表示行业,按哑变量处理,YEAR j,t表示企业年龄。

 

2)假设2:检验模型如公式(2)所示,公式中USATXj,t表示支付的美国税收与总资产之比。

3)假设3:检验模型如公式(3)所示,公式中各项目的含义如下:DIFFPROFj,t表示报告的盈利性差异,计算公式台下:(TI USj,t/ ASSETS USj,t)-( TI Fj,t/ ASSETS Fj,t)TI USj,t表示美国分部应税收益,ASSETS USj,t表示位于美国的分部资产,TI Fj,t表示外部分部应税收益,ASSETS Fj,t表示位于外国的分部资产,TUSj,t表示美国税率,TFj,t表示汇率。(4)假设4至假设6的检验模式如公式(4)至公式(6)所示,各项目的含义与前述相同。

根据上述设计,ConoverNicholsCOMPUSTAT数据库中的49019821984年的数据及65719881990年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六个假设均得到支持。

内部转移价格是管理控制系统的一个组成部分,具有战略实施、目标协调和业绩评价等重要管理功能,跨国公司的内部转移价格也不例外。但是,对于跨国公司来说,由于涉及到各个国家的利益,所以,内部转移价格就变得复杂起来。国际上通行惯例是视同独立主体交易原则,即跨国公司内部交易价格应该与外部独立主体之间的交易价格相同。在这个原则之下,各个国家的税法中提出了一些详细的要求。美国的税法对这方面的要求是最详细的,OECD组织虽然修订了其内部转移价格条款,但是,详细程度还是不如美国的税法。在这个背景下出现的问题是,对于跨国公司来说,内部转移价格一方面要发挥管理控制功能,另一方面又要符合东道国的税法要求。Cools2002)要研究的问题是,这二者之间是否存在矛盾?如果存在矛盾,跨国公司又是如何处理这些矛盾的?在交易成本经济学为理论基础,通过案例研究,Cools的结论是:符合东道国税法要求与内部转移价格的控制功能之间存在三个矛盾,第一,视同独立主体交易原则与交易内部化之间的矛盾,视同独立主体交易原则将跨国公司内部单位之间的交易视同外部交易来处理,而根据交易成本经济学的理论,跨国公司之所以选择以科层代替市场,是从交易成本的降低角度来考虑的,如果科层内部交易与市场交易的价格一样,跨国公司为什么会存在?也就是说,根据交易成本理论,跨国公司的内部交易价格与外部交易价格应该不一样。第二,跨国公司通过内部转移价格协调各子公司之间母公司与子公司利益的目标与税法对内部转移价格的要求之间的矛盾。第三,跨国公司将内部转移价格作为业绩评价机制的组成内容与税法对内部转移价格的要求之间的矛盾。跨国公司如何解决这些矛盾呢?Cools的结论是:跨国公司的内部转移价格管理控制目标服从(reconcile)税法要求,业绩评价中大量使用非财务业绩指标。

Clausing (2003)研究东道国税率对跨国公司内部交易价格之间的影响。他预期,东道国的税率可能会影响跨国公司内部交易的确定,与外部交易相比,为了低税率东道国转移利润,跨国公司向低税率国子公司销售(出口)时,价格可能会低,从低税率国子公司购买(进口)时,价格可能会高。Clausing的分析模型如下:

 

公式中, i表示特定产品,k表示特定国家,t表示特定月份,y表示特定年份,其他变量直接的含义如名称所示。根据Clausing的预期,公式中相关系数的方向预期及原因如表36所示。

36 相关系数的预期方向及原因

变量

与价格的预期关系

原因

β1

无关,取值为0

非内部交易与税率无关

β2

与出国负相关,与进口正相关

向低税率国销售(出口)时,价格低,从低税率国购买(进口)时,价格高

β3

负相关

美国坚挺,进出口价格都低

 

根据上述设计,Clausing用美国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国际贸易价格三年按月份的数据(19971999)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是支持他的预期。

跨国公司母公司所在国的税务当局对于跨国公司内部转移价格所引致的收入转移有两种策略,一是全球收益征税(tax worldwide profit),这种方法下,跨国公司运用内部转移价格来降低税负就没有意义了,但是,国际公司可以利用内部转移价格来实现全球利润最大化;二是关联交易价格管制(define the price at which goods and service may be transferred between related parties),这种方法限制了跨国公司对内部转移价格的应用,但是,仍然存在转移收益的可能性。Eldenburg, PickeringYu (2003) 要研究的问题是,证券市场对这两种方法的反应如何?澳大利亚于1988年五份26日开始实行全球收益征税,这为Eldenburg, PickeringYu采用事件法研究证券市场反应提供了机会。他们选择的澳大利亚企业包括56个,分为三组,一组有分支机构在低税国家并且有内部交易,一组有分支机构在低税国家但无内部交易,另一组是国内企业或有 分支机构有高税国家。Eldenburg, PickeringYu采用事件法研究证券市场对全球收益征税的反应的结果是:有分支机构在低税国家并且有内部交易的企业有显著负面反应,对于无影响企业,市场无反应。

ChanLo (2004)研究外国直接投资企业 (foreign investment enterprises, FIE) 管理层对中国环境因素的感觉与内部转移价格方式之间的关系。在文献综述的基础上,ChanLo (2004)将这些环境因素归纳为:公司所得税(Corporate income tax),关税(Custom duties),外汇管制和风险(Foreign exchange control and risks),直接投资形式(Form of foreign investment),外出的限制(Restrictions on remittances),政治压力(Political pressure)。ChanLo的具体假设如下:假设1外国直接投资企业管理层感觉的税率差异越大,越是倾向于采用成本基础转移价格。假设2外国直接投资企业管理层给予关税最小化的重视程度越高,越是倾向于采用成本基础转移价格。假设3外国直接投资企业管理层感觉到当地合作合伙的利益越重要,越是倾向于采用市场基础转移价格。假设4外国直接投资企业管理层给予外汇控制和风险的重视程度越高,越是倾向于采用成本基础转移价格。假设5外国直接投资企业管理层给予利润汇回限制的重视程度越高,越是倾向于采用成本基础转移价格。假设6外国直接投资企业管理层感觉到的没收及国有化可能的程度越高,越是倾向于采用成本基础转移价格。假设7外国直接投资企业管理层感觉到与当地政府搞好关系越是重要,越是倾向于采用市场基础转移价格。这些假设的检验模型如公式(1)所示。

TP是个二元变量,成本基础转移价格取值为0,市场基础转移价格取值为1Vari表示各个环境因素的重要性程度,按7级量度处理。共有七个变量:所得税差异,关税最小化,当地合ChanLo的利益,外汇管制和风险,利润汇出的限制,没有和国有化的风险,与当地政府搞好关系的重要性。根据上述设计,他们对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的64家外国直接投资企业进行现场访谈,根据用这种方式获得的数据,ChanLo进行统计分析的结果7个假设均得到支持。

 

二、各国政府对跨国公司内部转移价格的管制

Piccitto1992认为,以公司所得直接课税使得转移价格成为税务当局关心的重要因素。由于各个国家税率不同,再加上国际间避免双重课税协议的实施,跨国公司内部转移价格成为各个相关国家关心的重要问题。围绕这个问题,国际上出现了一些解决利益纷争的办法,基本的原则是跨国公司内部交易价格应该与外部独立主体之间的交易价格相同。但是,这个原则的实施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例如,跨国经营本身带来的效应如何在各个课税主体之间进行分配仍然是一个没有得到解决的问题。

Borkowski(1997)对联合国成员国税务当局进行问卷调查,调查这些国家对跨国公司内部转移的关心程度,调查发现,不仅发达国家对跨国公司内部转移价格有严格的税法条款规定,发展中国家税务当局也关心内部转移价格,对跨国公司与本国子公司之间的内部交易价格给予的可选择范围并不宽(这与人们的预期相反,一般认为,由于发展中国家需要吸引外资进入,可能对内部转移价格管制较松)。

ChanChow (1997) 研究中国税务当局在税务审计中对国际转移价格的态度,他们的结论是:内部转移价格审计主要针对中小外国投资企业;倾向于集中在某些国家和投资方式上;持续的亏损或低利润及没有当地合作合伙可能引致内部转移价格审计;审计中主要关心利润,而不是价格;经常作用可比较利润法调查应税收益;税负差别并不是引致内部转移价格操纵的重要原因。

 

三、其他问题

Sullivan1994)研究企业国际化程度(degree of internationalization, DOI)的量度问题。Sullivan认为,从单一维度量度企业国际化程度是存在问题的,Sullivan1994)将企业的国际化程度分为三个维度,一是业绩维度(Performance),二是组织维度(structural),三是态度维度(attitudinal)Sullivan提出了每个维度的具体计量指标。(1)业绩维度:包括五个指标,一是外国销售收入占全部销售收入的比例(FSTS);二是研发密度(RDI),指研发支出占销售收入的比例;三是广告密度(AI),指广告支出占销售收入的比例;四是出国比例(ESTS),指出国收入占全部销售收入的比例;五是外国利润占全部利润的比例(FPTP)。(2)组织维度:包括二个指标,一是国外资产占全部资产的比例(FATA);二是海外子公司占全部子公司的比例(OSTS)。(3)态度维度:包括两个指标,一是高管层国际经历(TMIE),用高管层国际业务相关岗位任职年数表示;二是精神离差(PDIO),根据文化差异,将全球分为10个精神区,按国外子公司所在地区之间的精神区之间的距离计算精神离差。为了从这个指标体系中提炼出核心指标,Sullivan74企业《Forbes》“most international”制造企业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通过因素分析法的提炼,五个核心指标是:外国销售收入占全部销售收入的比例(FSTS),国外资产占全部资产的比例(FATA),海外子公司占全部子公司的比例(OSTS),精神离差(PDIO),高管层国际经历(TMIE)。

Barry (2005)认为,由于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税负不同,所以,跨国公司存在收入转移问题,由于这个问题的存在,使那些国外直接投资较多的国家或产业在计算其研发密度时所采用的收入指标得以歪曲,按研发支出与销售收入之比来计算研发密度已经不能反应研发的实际情况,他建议采用人均研发支出取代研发支出与销售收入之比作为研发密度。

   

   本章参考文献

Alexander, Y(1979). Pricing decision—a practical guide to interdivisional transfer pricing policy, p.199.Business Books.

Boyns, T., Edwards, J.R., Emmanuel, C. A longitudinal study of the determinants of transfer pricing change. Management Accounting Research,1999,85-108

Baumol, W.J., Fabian, T. Decemposition, Pricing for Decentralization and External Economies.  Management Science, Vol.No.1, Series A (1964), 1-32.

Barry,F.  FDI, transfer pricing and the measurement of R&D intensity, Research Policy 34 (2005) 673–681.

Borkowski,S.C.  The Transfer Pricing Concerns of Developed and Developing Countries,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ccounting, Vol. 32, No. 3, pp. 321-336,1997.

Cools,M.  International Transfer Pricing: Tensions between Tax Compliance and Management Control in Multinational Enterprises, University of Antwerp, work paper, 2002.

Clausing,K.A.  Tax-motivated transfer pricing and US intra-firm trade prices, Journal of Public Economics 87 (2003) 2207–2223.

Chan,K.H., Chow,L. An empirical study of tax audits in China on international transfer pricing,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 23 (1997) 83-112.

Conover,T.L., and Nichols,N.B.  A Further Examination of Income Shifting Through Transfer Pricing Considering Firm Size and/or Distress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ccounting, Vol. 35, No. 2, pp. 189-211, 2000.

Chan,K.H.,  Lo,W.Y.  The influence of management perception of environmental variables on the choice of international transfer-pricing methods,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ccounting 39 (2004) 93–110.

Cravens,K.S., and  Shearon,W.T., Jr, An Outcome-Based Assessment of International Transfer Pricing Policy,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ccounting, Vol. 31, No 4, pp. 419-443,1996.

Chan,C.W. Transfer pricing negotiation outcomes and the impact of negotiation mixed-motives and culture: empirical evidence from the U.S. and Australia, Management Accounting Research, 1998,9,139-161.

Cook,P.W. Decentralization and the Transfer Price Problem The Journal of Business,Vol.28,No.2(1955),87-94

Colert, G.J., Spicer,B.H.  A Multi-case investigation of  a theory of the transfer pricing process. Accounting, Organizations and a Society, Vol.20, No.6, pp.423-456, 1995.

Dejong,D.V., Forsythe,R., Kim, J.O., and Uecker,W.C. A  laboratory investigation of alternative transfer pricing mechanisms, Accounting, Organizations and Society, Vol.14, No.1/2,pp.41-64,1989.

Eldenburg,L.,  Pickering,J., Yu,W..W.  International income-shifting regulations: Empirical evidence from Australia and Canada,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Accounting, 38 (2003) 285–303.

Eryani,M.F.A., Alam,P., AkHter,S.H. Transfer pricing determintants of U.S. multinational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 Vol. 21, No. 3 (3rd., 1990), 409-425.

Eccles,R.G..,1985.The Transfer Pricing Problem: A Theory of Practice, Lexington, Mass.

Emmanuel, C.; Mehafdi,M.,1994. Transfer Pricing, London, Academic Press.

Flavell,E. Divisionalization and transfer pricing: a review,  Internal Journal of Management Science, Vol.5,No.5,1977.

Ghosh,D. Complementary arrangement of organizational factors and outcomes of negotiated transfer price, Accounting, Organization and Society 25(2000)661-682.

Grubert,H., Mutti,J.  Taxes, tariffs and transfer pricing in multinational corporate decision making. The Review of Economic and Statistics, Vol. 73, No. 2 (May, 1991), 285-293.

Halperin,R., Srinidhi,B.  The effects of the U.S. income tax regulation transfer rules on  allocative efficiency.  The Accounting Review , Vol. 62, No. 4 (Oct., 1987), 686-706.

 

Hirshlefer, J.On the Economics of Transfer Pricing The Journal of Business, Vol. 29, No.3(1956),172-184

Johansen,S.G. Transfer pricing of  a service department facing random demand, Internal Journal of Production Economics 46-47(1996)351-358.

Kooistra, J.M.  The coordination of internal transactions: the functioning of transfer pricing system in the organizational contest. Management Accounting Research,1994,5,123-152.

Mostafa,A., Sharp,J.A., and Howard,K. Transfer pricing—a survey using discriminant analysis, Internal Journal of Management Science, Vol.12,No.5,pp.465-474,1984

Onsi, M. A Transfer Pricing System Based on Opportunity Cost, The Accounting Review, Vol.45, No.3 (1970), 535-543.

Ravenscroft,S.P., Haka,S.F.,  and  Chalos,P. Bargaining behavior in transfer pricing experiment,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and Human Decision Process 55,414-443(1993).

Piccitto,S.  International taxation and intra-firm pricing in transnational corporate groups. Accounting, Organizations and Society, Vol. 17, No. 8, pp. 759-792,1992.

Perea, S., McKinnon, J.L., Harrison, G.L. Diffusion of transfer pricing innovation in the context of commercialization—a longitudinal case study of a government trading enterprise. Management Accounting Research 14(2003)140-164.

Spiser,B.H.,1988.Towards an organizational theory of the transfer pricing process, Accounting, Organizations and Society, 13(3),303-321.

Swieringa, R.J.,  Waterhouse, J.H. Organizational Views of Transfer Pricing.

Accounting, Organization, and Society, Vol.7,No.2,pp.149-165,1982

Sullivan,D.  Measuring the degree of internationalization of a firm.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s, Vol. 25, No. 2 (2nd Qtr., 1994), 325-342.

Vaysman,I. A model of negotiated transfer pricing,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 25(1998) 349-484.

Watson;D.J., Baumler, J.V. Transfer Pricing: A Behavioral Context. Accounting Review, Vol.50,No.3(1975),466-474